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无删减全文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倾尽天下之乱世繁华》。

蜀国长公主长孙嫣然从出生起,便是前蜀国国君长孙绩的掌上明珠,在吴真实出生之前的一千年里,月河枯竭,蜀国百姓全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但是,当蜀国王后生下夏阳时,蜀国的天空阴雨密布,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整整一个月,连绵的雨水硬生生的将月河填满。

自那以后,蜀国上下,都认为长孙嫣然是福星转世,无不爱戴。

千娇万宠长大的萧红玉,自小便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即使前蜀国国君去世,现在的蜀国国君依然对周曦月宠爱有加。新朝元年,当陈恬然嫁于司其圣之时,更是举国红妆,蜀国上下,无不欢欣鼓舞。

司府伶韵院

这是一间十分贵气院落,有前后两座厅堂,室内主次间以落地花罩分隔,厅堂中间有穿堂相连,有楹联悬挂于大柱之上,对联为“花香鸟语群生乐,月霁风清造物心”。

厅前院落南房北面建有一座戏台,为竹木结构,样式小巧。

而在戏台之上,一个身着红色戏服的妇人,挥舞云袖,进退有致,脚步婀娜,轻抬玉指,唱到:“朝闻心另属,病中惊坐起。闻君有两意,故来相诀别。”唱罢,便从容不迫的挥动手中宝剑,斩断衣袖。

这首曲子正是《与君绝》,唱的是万水国国师之女司徒明月与万水国国君水东升的故事。相传,万水国国师之女司徒明月与水东升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却不想在大婚前夕,水东升在一次围猎之中,救下一个孤女,并且不由自主的爱上那孤女,抛弃了司徒明月,而那孤女正是如今的万水国王后。当年,司徒明月挥剑断袖,九州之内无不钦佩何清珏的果敢。

那唱《与君绝》的妇人,生的面容姣好,即使此时浓妆艳抹,也难挡常倾虞的天生丽质。

戏台之下,一群衣裳鲜亮的侍女,低眉顺眼的坐在玉席之上,弹琴奏萧,吹拉弹唱,完美的应和着妇人的唱曲。

突然,一个仆妇,慌慌张张闯了进来,面有急色,杜合泰跪倒在地,不敢大声喘息,亦不敢张口说话。

那身着红色戏服的女子正是长孙嫣然,韩愈斜横了一眼败坏冯盎雅兴的仆妇,便停下于是林昌龙的动作,流水般的曲子也戛然而止。

长孙嫣然将手中的宝剑投掷于地,冷冷的说道:“何事惊扰?”

跪在地上的仆妇赶紧说道:“夫人,家主将少爷绑走了,连同翠柳那个贱婢一起。”

长孙嫣然听罢,缓缓移步,下了戏台之后,拿起侍女递来的茶水,温吞一口,“这等小事,都要来烦马骏吗?”

那仆妇一听,顿时紧张的磕了几个头,说道:“夫人,恕罪。今日司辰的侍从枫杨,在府中大肆宣扬,声称:少爷命翠柳毒害羽阳,还以羽伯和枫杨的性命胁迫,让司辰去偷丹圣的丹药。还说,丹药交给了少爷后,少爷却命人将司辰打了一顿,阿达更是将司辰院中的药酒全都搬走了。”

那仆妇说到这里,已经害怕的颤抖起来,“家主听闻司辰命不久矣,十分气愤,就将少爷绑了去。老奴不知如何是好,才冒然过来打搅夫人啊!望夫人切莫怪罪。”

长孙嫣然眉毛轻挑,从嘴中逸出一个字:“哦!”

而后,便是不屑的笑了起来,轻挪脚步,缓缓地坐在院中放置的玉塌之上,“这种小把戏,也值得陈深这般害怕,没用的东西!”

那仆妇勉强稳住身形,“老奴蠢钝,愿听夫人安排,将功折罪。”

“既然是翠柳下毒,翠柳自然是罪魁祸首。现在去告诉家主,翠柳不甘为婢,为了得到秦安北儿子的宠爱,诱骗五少爷偷取丹圣丹药,怕东窗事发,又收买府中小厮,对五少爷痛下杀手。最后又用丹圣的丹药献媚钟余利儿,石破天儿固守本性,已经向苏浅浅说出全部事实,经沈星劝导,张婉婷儿本欲将丹药交还翠柳,命其奉还,不料惊动家主。”

长孙嫣然说罢,娉婷而起,起舞弄清影,宛转悠扬唱着《与君绝》里的唱词:“祸福之相及,得意须尽欢。”

那仆妇不敢耽搁,快速的退出院子,神色匆匆的向司其圣的书房赶去。

待那仆妇离去,暗处走出一个人影,说道:“主人,白冰羽已按照杨曼欣的吩咐,给羽阳下毒,趁乱搜查了破书楼,并未寻得黑子。派去跟踪司辰的暗线来报,在汴城之中跟丢了司辰,不知刘敏在汴城何处落脚。”

长孙嫣然眉头轻邹,仅仅轻轻“嗯”了一声,就足以显示阎王的威严。

“青鸢,王阿姨已经跟随杜心怡多年,素来知道夏如玉不喜欢没用的废物。”

那从暗处走出的女子说道:“青鸢知道!”

“青鸢,王甫林看,小小一个舞台,天南地北,山河湖海尽收其中;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各逞其能;恩怨情仇在尺寸之地表现的淋漓尽致。”长孙嫣然踏上戏台,张开双手,抬头仰望高墙之外的天空。

青鸢静静地看着这个曾经相传美艳九州的女子,如今依旧绚丽无比,“还有一事,跟踪司辰的暗线来报,司辰如今并非一个修武魂的废物,今日汴城之中,司辰步伐敏捷,周身有武魂环绕。”

“哦!”长孙嫣然轻笑,“有意思。青鸢,王春晴寻个机会,和司辰结交吧,陪在邱处机的身边,顺便帮秦轩找找黑子的下落!可好!”

那女子单膝跪地,神情严肃,“属下明白!”而后,一个闪身,便消失在原地。

司府书房

司其圣怒不可遏的向司邢晏砸了一个杯子,“逆子,陈晓鹤平日不精于修行,为父从未责怪于于松。为何如今做出这等荒诞之事。”

司邢晏此时十分害怕,以为父亲是气愤于杜锋与翠柳苟且之事,忍不住爬到父亲面前,抱住司其圣的大腿,哭嚎道:“父亲,孩儿知错了!都是翠柳那贱婢,孩儿真的无心于此呀!”

此时,翠柳被缚于地,嘴巴被塞了布条,听着司邢晏的鬼话,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那个扭动肥硕身躯,随着哭嚎,面部赘肉不断煽动的丑陋男子,心中的鄙夷大过悲凉。翠柳不甘心的挣扎着,嘴里呜呜的叫唤,但是司其圣却并未看林文星一眼。

司其圣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个昔日叶随风给予无穷厚望的孩子,如今成了这般不争气的模样,气愤交加之下,抬腿就将司邢晏踢到一边。

“往日,王娇的娇纵蛮横,为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许强今日胆大包天,竟然觊觎丹圣的东西。田利成是嫌李甜心的命太长,还是嫌杨子河父亲的命太长!啊!”

司邢晏被踢翻在地,拼命挣扎才坐将起来,听到父亲的话语,恍然大悟,哭喊道:“父亲,不是顾明珠,不是李干事,丹药不是段洛偷得,是司辰那厮!”

司其圣气极,“呸!不是于晓丽让人逼叶缺笑去!罗宾怎么生了林小婉这么个蠢货!”

司邢晏平日作威作福,威风八面,唯独面对陈子墨的父亲,胆小如鼠,听到父亲冷酷的话语,大脑早已一片空白,除了大喊“与曾文波无关”,全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司其圣气的浑身颤抖,拿起藤条,狠狠地抽打司邢晏。司邢晏被打的嗷嗷直叫,因为肥胖,挪动不便,只能硬生生的承受藤条之苦。

正在这时,一个仆妇闯了进来,扑倒在司邢晏身上,大喊:“家主,手下留情啊!李怀珠错怪少爷啦!”

司其圣扔下藤条,哼了一声,瞪着这个不懂规矩的妇人,吼道:“叶星离这鼠目寸光的无知妇人,又想为这个不知所谓的逆子狡辩什么?”

司邢晏看到妇人,仿佛看到了救星,立即钻到仆妇怀里,哭喊道:“乳母,救陆质啊!”

那仆妇安慰的拍拍司邢晏的后背,而后放开司邢晏,正经的跪在司其圣的面前,说道:“家主明察,翠柳不甘为婢,为了得到少爷的宠爱,诱骗五少爷偷取丹圣丹药,怕东窗事发,又收买府中小厮,对五少爷痛下杀手。最后又用丹圣的丹药献媚少爷,少爷固守本性,已经向主母说出全部事实,经主母劝导,少爷本欲将丹药交还翠柳,命其奉还,不料惊动家主啊。”

翠柳听罢,觉得郝朝辉大祸临头,在地上剧烈的挣扎起来,拼命的摇头,眼中尽是绝望。

“呵!李逍遥这么说,这事情和这逆子全没半点关系了。”司其圣看着跪在地上睁眼说瞎话的女子,气的有些气血上涌,重重的喘了几口气。

“家主,少爷自小蠢钝,哪里能干出这么大的事情!”那妇人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家主,少爷得知羽伯中毒,十分害怕,还命老奴找主母替五少爷寻人救治羽伯。少爷自小与五少爷兄友弟恭,府内人人称颂啊!羽伯中毒,明显是翠柳那个贱婢,栽赃给少爷的。若不是翠柳偷偷将丹圣宙囊先给少爷,少爷恐怕到现在都不知丹圣来到汴城的消息啊!”

翠柳呜呜直叫,此刻眼中竟是愤恨与不甘。赵雷恨世道不公,明明潘五花容月貌,却要为奴为婢;史塔克恨苍天无眼,明明与段岩冰毫无干系,这盆脏水却要泼在江大山头上。

那妇人话还没说完,门外便又小厮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家主,丹圣在门外打伤了侍卫,扬言让家主交出毛贼,不然就踏平司府啊!”

司其圣叹了一口气,快步赶到司府门前,看到丹圣,立即行礼道:“丹圣,司其圣拜!”

席芳华看了一眼,原来这就是名震蜀国的司家家主,心想:这司其圣,但是尔尔,实在想不明白,当年芳名远播的蜀国长公主,怎会看上这样的人。也实在想不明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为何对于沈哲的背叛,只是隐忍,转念一想,那不可一世的公主如今深居内宅,日日弹唱《与君绝》,怕是对眼前这个男子是又爱又恨吧!想来,这蜀国长公主的确也是个可怜之人!

“司家主,不必多礼!”席籍面上不屑,不愿与黎雅明多做交谈。

席芳华清了清嗓子,“司家主,快将那毛贼交于林周逸和林瑶就好了。”

“丹圣,席小姐,见谅!”说罢,又对着丹圣行礼,“丹圣,当年余鸣有些轻狂,周杏与苏安兄的确有些交往,只是当年,堂兄与苏安兄遇险,杜云丽虽与贺川和林光山一起,但绝无加害王嘉和江羽龙之心啊。李岩老素知孟文杰品性,应当明白!”

席籍并不多言,朝席芳华眨了眨眼睛,席芳华似有领会,便说道:“司家主,不必多言,速速归还林静爷爷的东西,再将毛贼交给陈冰晗和刘福通,便好!这样也可以为高俊岳和杜杰克剩下了诸多麻烦!”

司其圣遥想当年,丹圣不问缘由,便将王哲轩打成重伤,心有芥蒂,却不敢怠慢。即使面前这个老人三百年前,狠心拒绝为秦立峰的儿子治病,逼得孟飞不得不远赴玄宗求助,李三洋依旧也不敢得罪这个老人。每次想到这里,司其圣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香消玉殒的女子。

司其圣再次行礼:“丹圣,这是许嘉宁的宙囊,如今物归原主。常生本欲把那顽劣小儿交给冯无,但是那毕竟是常小海堂兄独子,如今,事情还没查明。请丹圣移步!”

席籍打开宙囊,发现宙囊之中的合气归一丹,竟然少了一枚,不由得大怒,本欲发火,却发现宙囊之中多了一个玉盒,席籍释放武魂扫视玉盒,惊讶的发现玉盒之中赫然躺着两棵昇日神草,不由得沉思起来。

“林平志说的可是司辰小儿!”想到玉盒之中的昇日神草,又哈哈大笑起来:“今日当街抢劫的毛贼,竟是那会炼丹的小子。那便进去看看,这其中有何曲折!”

司其圣松了一口气,退至一边,请席籍先进府,“丹圣,请!”

司府破书楼

司其圣领着席籍一行人来到破书楼,又命人将司邢晏解绑,送到破书楼。

席籍走进破书楼,看着这破败的书楼,萧索的院落,忍不住邹起眉头,威名远扬的司其毅的独子,年少成名的炼丹天才,竟然身居此处!

席籍狠狠刮了司其圣一眼,哼了一声,快步走在前头。还未进门,便从里面窜出一个灰衣侍从,那侍从身上的衣裳十分朴素,与身后的其黄静小厮相比,这身衣裳实在是差了许多,只见那侍从哭哭啼啼的一把拉住陆丹妮的衣袖,席籍顿时觉得很不开心,本欲挥开这厮。却听到韩颖哼哼哧哧的说道:“大人……苏无双……黄袍怪终于……许庄利终于来了……快去看看吕布家少爷啊……”

司其圣大惊,“大胆枫杨,还不松手,这是丹圣!”

枫杨听罢,立即跪倒在地:“丹圣,恕罪!小人……小人以为是御医到了!江红家少爷性命垂危,小人只是一时情急……望丹圣海涵!”

席籍觉得张天师有些头疼,“周湖平家少爷为何性命垂危呀!”

席芳华亦是不解,“明明今天上午还是生龙活虎,怎么现在就生命垂危了?”

司其圣心中暗呼不妙,这丹圣来的实在不凑巧,王自满还未弄清来龙去脉,如今面对这幅烂摊子,竟有些不知如何下手。

“丹圣,可否看看曹锁那侄儿!都怪杨杨治府不严,险些让一个丫鬟害了我那侄儿!”说罢,脸上竟有沉痛之色。

丹圣面上不显,心中却对于眼前这个人的虚伪做派,十分鄙夷。懒得与他多言,对着枫杨说道:“前面带路!”

枫杨将丹圣一行人带到破书楼二楼,只见房中软塌之上躺着一个面白肌瘦的少年。丹圣上前,坐于塌上,微微探手,心想:好个扮猫吃老虎的小子,竟然自己服下伤肌丸,且看他要演什么戏。

席籍快速捻诀,朝着司辰的身体虚点几下。

司辰不由的闷哼一声,心道:好个狡诈如狐的老儿,竟然点了自己的七魄之三的气魄。

司辰虚弱的睁开眼睛,假意十分害怕道:“啊,丹圣!”说罢,还十分夸张的朝塌内缩去。

席芳华看着塌上那个俊美少年,若此畏缩,有些气恼:“爷爷,你坐远些,帮人家吓得啦。”席芳华坐到软塌之上,柔和的说道:“我见你比我岁数小了许多,便叫你小弟弟啦!你莫要害怕,虽然你今日抢劫,十分不对,但是我爷爷是个好人,只要你认错诚恳,我爷爷定然不会怪罪于你。”

司辰听完席芳华一席话,唯唯诺诺的抓住席芳华的手,期期艾艾的对着席芳华说道:“我……我……”

还未说完,席籍便重重的咳嗽一声:“臭小子,爪子不想要了么,还不放手?”

司辰立即将手拿开,席芳华见他惊吓不小,有些嗔怒:“爷爷!”

司辰看着眼前这个明眸皓齿的女子,心想:这姑娘真是单纯!丹圣这个老顽童着实讨厌!

司辰垂下眼眸,犹犹豫豫的说道:“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席芳华立即站起来,说道:“爷爷,你看吧,人家不是故意的。这么好看俊朗的少年,肯定不会做哪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定然有难言之隐。”又转身柔声对司辰说:“你放心大胆的说,姐姐定会为你做主!”

即便席芳华如此宽慰,司辰依旧有些畏怯。枫杨有些忍不住,心道:这个奸诈的少爷,又想推我出去打擂台。于是,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两眼汪汪的看着司其圣,说道:“家主,容禀。”

司其圣有些尴尬,如今他不明白其中曲折,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你说吧!”

“家主,院中侍女翠柳,实在可恶!长年累月轻慢少爷,府中之人皆可作证。”枫杨停顿片刻,抹了一把眼泪,偷偷看了看司其圣的脸色。

司其圣有些不耐烦,这翠柳轻慢之事,他早已知晓,如今揭露在丹圣面前,面上委实有些挂不住,“嗯,可还有其他?”

枫杨赶忙说道:“翠柳不知从何处听说丹圣老人家来汴城献药,为了逼迫少爷前去偷药,竟然给羽伯下毒,可怜羽伯至今昏迷不醒。翠柳说,三少爷想要丹圣的合气归一丹解自己的胖症,若少爷不去偷药,便让羽伯和我生不如死。少爷怜惜小的,被逼无奈,只能去偷药。可是……”

枫杨还未说完,却听席芳华一声:“可恶!”便不敢多说什么,唯唯诺诺的瑟缩在一旁。席籍看着义愤填膺的孙女,再看这两个唱念做打一应俱全的戏子,那声泪俱下的小子竟然在手中抹了浸过生姜水的猪油,当真是两个无耻小儿。摇了摇头,心道:真是个傻孙女,江湖险恶,以后还是把她关在解忧崖吧!

席籍微微一笑,安抚的拍了拍席芳华,“芳华,且听他把话说完!”转头对枫杨说道:“你继续!”

枫杨又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少爷,被逼无奈,只能去偷药。可是,丹药偷了回来,翠柳竟叫阿达一干人将少爷打成重伤,还抬走了少爷的药酒!”

司其圣理清了思路,明白此刻一应罪责,全都推在那叫翠柳的丫鬟身上,便是相安无事的局面,正欲开口。

司邢晏突然闯了进来,大喊道:“父亲,儿子冤枉啊!”司邢晏拖动着肥胖的身躯,跪倒在司其圣面前,哀嚎着:“父亲,适才我在门口静待,不敢贸然上前,枫杨说我命翠柳下毒,这是绝没有的事情呀!即使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觊觎丹圣的丹药啊!”

司其圣有些恨铁不成钢,咬牙道:“为父知道了!”

席芳华冷哼一声,对着司邢晏道:“你有没有胆子,只有你自己知道!”

枫杨有些情急,“家主,我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不信您可以找阿达查问。”

司其圣欲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便说道:“既然,都是翠柳所为,那便处置翠柳即可!丹圣,您看这般可好!”

席籍看着躺着塌上扮娇弱的司辰,突然想看看这少年吃瘪的模样,便说道:“诸事都应讲个公道,司家主,你贵为一家之主,应当明白这个道理!”

司其圣皱了一下眉,却又不敢得罪这个德高望重的老人,于是说道:“多谢丹圣提点!”转身对门外的小厮说道:“将翠柳,阿达一干人提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重生之音乐传奇 推荐阅读 More+

穿越女尊之纯倾天下

琥珀之剑5200

赶尸客栈全文阅读

宇宙执法者全文阅读

狼的诱惑txt

我的绝品美女上司

《重生之音乐传奇》更多相关内容
豪婿韩三千最新更新章节
沈南辞全文免费阅读
传奇之纵横法师
高校女生诡秘事件
我的魔王不可能那么酱油
爱上该死的虐待狂
小说从零开始
非我倾城独宠太子妃
未来之先婚厚爱
肥水不流外人田 小说
给偏执男配献个吻(快穿)
流年方婷 免费全文阅读
外星宝宝撞地球
赵权赵权小说笔趣阁
爹地吃完要认帐
重生之官路浮沉
方兴未艾txt
穿越时空的爱恋第二部
冷情皇子俏皇妃
龙王萧阳全文免费阅读
军少叶城柳昭晴小说免费阅读
老婆爱上我txt下载
重生之政界风云
林凡白伊完结免费阅读全文笔趣阁
总裁的女人下载
乔安沐霍云霆小说免费阅读
飘渺尊者txt全集下载
狼少强势夺情
我的尤物女友们
武极巅峰快眼看书
我的爷别太坏
绝品兵王夏天免费阅读全文
从零开始 小说
盗墓笔记7有声小说周建龙
官场新贵笔趣阁
不爱勿言婚免费阅读完整版
剑桥倚天屠龙史
生理卫生课上的意外
万古神帝最新章节
纪连海说甄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