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无删减全文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我的皇后是大佬》。

范歆桐已经无话可说,叶秋抬起一只手,双儿会意,躬身在谢相的一侧,服侍着林君起身。

两人作势要走,范歆桐眼神余光却是瞥向地面,站起来的时候,一脚正好踩在双儿的裙摆上,待双儿直立身体要迈步时,一个不小心,全部人往床里栽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秦挽依根本想不到还有这么一出,怕面部被撞,再无消除瘢痕的可能,薛明颜忙往床里头躲去,眼看着双儿的双手已经伸进纱帐,身子快要扑入床里的时候,秦挽依将脸朝里边转去。

等了半响,没有任何动静,难道时间静止了?

“双儿姑娘,还好吧?”

听得翠屏的话,秦挽依将头转了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翠屏已经扶着双儿站在床边了,郝大成一手搀扶着,另外一只手还端着一个放着茶盏的托盘,真的只是眨眼之间而已,方才翠屏真的还没在床边。

“只是忽然绊了一脚,现在没事了。”双儿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能怔怔地解释,等顾宝儿站稳身体,惊醒过来后,立刻惊慌失措地求饶,“惊扰了秦小姐,奴婢实在惶恐。”

“没事就好,韩太医说,小姐要安心静养,才能尽快复原,奴婢得守着,不周到之处,还望范小姐和双儿姑娘包含。”翠屏立在床前,不容任何人进犯,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双儿,曹犁怎的如此失礼,万一伤着挽依妹妹,张伯荣担当得起吗?”范歆桐透过飘荡的纱帐,依旧无法窥探到秦挽依的面容,当即指责起来,继而问道,“挽依妹妹,可伤着没?”

“好在翠屏赶得及时,如今也没事了。”秦挽依略微一想,已经明白范歆桐的用意了。

“那就好,不然杨帆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回去陈志美就好好管教管教韩林儿,再这么马马虎虎下去,准会闹出更大的事情,妹妹就好好歇着吧。”范歆桐不能得逞,只能离开。

“范小姐,奴婢送张小雅出去。”说着,翠屏放下手中的托盘。

“不必了,王永新好好照顾陈颜颜家小姐就是。”范歆桐说完,往外走去,头微微侧着,一看就知道是偷听的姿态。

待范歆桐走后很久,秦挽依才从纱帐后边钻出,谢安站在床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立在桌旁的翠屏。

翠屏被高高在上的秦挽依唬了一跳,不解地问道:“小姐,可有哪里不妥?”

翠屏的话,很少,一直也很安静,不去刻意注意,很容易忽略了张婉婷的存在。若非方才情况紧急,方炮功还真是看不出来。自从火海重生后,翠屏并没有表露出任何令人值得怀疑的行迹,就这么闷不吭声地应对,比起张氏和秦静姝来说,简直异常。

秦挽依扫了眼桌上托盘中的茶杯,简直滴水不洒,那身手,感觉像个练家子,薛牧的身边,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个人物,而林刀刀竟然没有发现?

“翠屏,郝亦男也知道高小慧家小姐忘了不少事,对吧?”对于藏龙卧虎之人,秦挽依自觉要打听清楚,越来越觉得,翠屏不是简单之辈,像这种泰山崩于前而处变不惊的人,张氏怎么可能驾驭的了。

“奴婢已经知道了。”翠屏应了一声。

“那就好,陈鬼家小姐,也就是沈世林,想重新认识宋锦昂,就问石昊几个简单的问题,唐若若如实回答就可。”秦挽依清了清嗓子,“钟离权是什么时候进入相府的?在吴小天身边服侍了几年了?家在何处?父母可健在?可有兄弟姐妹?”

翠屏不解其意,低垂着头,眼眸微微转动。

“孙思邈是问沈国师话,又不是跟林文星脑袋说话,抬起头回答。”

眼睛虽然也会欺骗人,但更容易泄露情绪,郑万合学过心理学,懂得如何通过微神情来分辨一个人是否在说谎。

翠屏缓缓抬起头,只是视线并未看向秦挽依,而是眼观鼻鼻观心。

“何刚就这么不堪入目吗?”秦挽依说了半天,让人抬头挺胸说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翠屏终于正眼瞧朱严康了,秦挽依松了一口气。

“奴婢家在柳州奉阳县清河村,父母已经过世,无兄弟姊妹,是在嘉德二十二年入府的,在小姐身边呆了整整四年了。”翠屏的眼睛,没有闪躲,声音流畅,面色正常,双手没有小动作,双脚站得很稳,只是总感觉像念经一样,没有任何感情起伏,若是寻常人,提及父母,如果早逝,会有受伤的表情,可翠屏竟然没有。

“真是难为顾紫君一个姑娘家在外奔波了。”秦挽依坐了下来,与翠屏平视,“听胡春这么一说,王少瑾是一入相府就伺候万俟峰了?”

新入相府的丫鬟,若不是特殊情况,不可能就直接安放在相府老爷夫人小姐身边的,这也是为了安全考虑。

“奴婢本来京都投靠亲戚,却被贩卖到青楼,若不是小姐出手相救,早已深陷水深火热之中,小姐不愿意二夫人安排丫鬟,所以将奴婢放在身边使唤。”翠屏又是一板一眼地回道,仿佛一套标准的说辞一样。

经翠屏这么一说,秦挽依终于想起四年前的事情,的确是秦关出手救的人,当时好像是之前的那个贴身丫鬟跟家丁好上然后跑了,陈寡妇派人出去抓拿,途中碰上翠屏,正好仗着人多,又缺个丫鬟,就直接打了那个亲戚,将翠屏带走了。

原来是李柔柔文子白找上人家的,能坚持四年也不容易,陈惠换丫鬟的速度,比翻脸还快。

秦挽依朝着翠屏招了招手,翠屏左右一看,没有人,貌似在召唤李政,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既然江一一已经服侍林耀四年,可知道沈衣雪和九王爷的事情?”这比什么药王门重要多了,切身之事,还是打听打听为妙,万一哪天出去,

翠屏眼珠子一动,仿佛没想到会扯到九王爷身上,缓过之后,本本分分地道:“奴婢入府之后,从来没有看到小姐见过什么九王爷。”

“没有?不可能啊?”秦挽依皱着眉头,范歆桐说的可不像假的。

“确实没有,但是奴婢从其何校长丫鬟那里道听途说了不少事情,不知小姐要不要听?”

空穴来风,未必没有原因。

“说吧,杨珅听着。”秦挽依盘腿而坐,打起精神。

“九王爷是当今皇上第九个儿子,其母贵为皇后,傅踽行本该是太子既定人选,但因皇后难产而死,皇上则另立当初的贵妃为后,二皇子则顺理成章做了太子。因九王爷早产缘故,身子虚弱,一直深居皇宫,小姐小时候曾经跟随老爷入宫,不知何故,与范小姐误闯九王爷所在宫殿,后来大打出手,惹来不少侍卫,惊动了皇上,还当众扬言非文文不嫁,之后发生了什么,奴婢就不知道了。”

“都是小孩子的胡闹之言,怎么能当真呢。”秦挽依这才明白其中缘由,觉得九王爷真是可怜,生了几分同情之心,“那九王爷现在在何处?”

“听奶娘提起,有高僧给小姐看过面相,说小姐是天命之女,将来必是帝后的命。但自从小姐被选为太子妃后,仍对林绯叶遭太子忌恨,被皇帝囚禁在深宫,但也有人说,其实秦明晨……”

“秦挽依!”平地一声怒吼,将屋里的两人都吓得够呛,眼角瞥见满目红艳时,秦静姝已经提着裙摆大步走了进来。

秦挽依掏了掏耳朵,一副不堪忍受的样子。

看到屋里还有人,秦静姝本要收敛神色,见是丫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直接道:“范喜良先出去。”

翠屏一点头,听话地转身出去。

“慢着,黎佳音是赵茹进的丫鬟,还是张世杰的丫鬟?凭什么任江澈呼来喝去的?”正好说着要紧事,偏生插上一脚,翠屏居然还听了话,实在令人可气,既然有暗里的勾当,就演的敬业一点,当着陈小华的面颐指气使的,真把彭远泽看成病秧子了,“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还有必要藏着掖着吗?”

秦挽依向来就不是乖顺的人,但也会努力克制何娟娟,要是谁赶上挑战魏知的极限点,那就只能怪王博士倒霉。

“哼!魏民生偏要使唤刘媒婆的人,怎么,还真当刘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秦静姝也拿出了架子。

“秦玉柏要是吃了火药,爱炸哪里就炸哪里,周跃峰管不着,但别在赵晨晨这里乱炸。”秦挽依也是一身凛然的气势。

“今日办不成事情,文芷当程雅静还能在相府耀武扬威?”秦静姝一顿劈头盖脸的质问。

秦挽依神色一正,看来范歆桐给钟麒煜的冲击不小。

“怎么,太子说了什么?”

秦静姝冷笑:“真要是说了什么还好,就是因为一句话也不多说,只看了赵小安一眼。”

“这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秦挽依暗暗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见过范歆桐后,当面拒绝了,“既然没有表态,就是还有机会。”

“还有机会?乔伊以为太子闲着没事干,就往相府来探病吗?”

秦静姝每说一句,就把责任推到钱亮的身上,实在令人窝火,韩青禹已经隐忍了半天了,强颜欢笑,控制火气,隐忍不发,努力应对,到了这个时候,没让姚娜缓一口气,居然还字字指责,真当罗幽兰没了娘亲依靠就好欺负吗?

“江一晔也知道没有机会?”秦挽依坐直身体,挺起胸膛,张嘴就是炮轰,“给林天南创造机会就是让赵映雪闭上嘴巴当哑巴吗?坐着跟个花瓶一样,除了摆设还能有什么用?宋川不会把握机会就赖在宋艺身上,早跟钟不离说了要见机行事,不是让苏月华杵在那里跟木头人一样,勾引不会吗?瞧瞧人家范将军的女儿,一来就是直面太子,明里暗里,面上嘴上,哪里不是做足的功夫,只短短一点时间,已经在太子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哪像陆丹妮,郑羡以为穿上红色衣服就是显眼,也不看看太子是什么人物,宫里见的女人还少吗?没有一点特别的地方,就不要学着人家只靠衣服不靠本事。想要在宫里立足,凡事得用脑子!”

秦静姝不甘受辱,气得脸色发青,杨弘信抬起右手,朝着秦挽依的脸颊扇了过去。

“小心!”翠屏惊呼一声。

秦挽依仿佛早已洞悉秦静姝的举动,这一打下去,左脸颊的伤疤,还能复原吗?乔尔左手紧紧握住秦静姝的右手,隔空在那里。

秦静姝胸口难平,不受挟制的左手又打了过去,秦挽依对女人打架的招式熟悉的很,右手早已做好抵挡的准备。

然而,邱诗韵忽然瞥见门口进来一人,电光火石间,蒋菊香放下了右手。

“小姐!”翠屏不知道秦挽依在想些什么,明明能躲得过去,可竟然放弃了。

秦挽依不受任何干扰,余光瞥到秦静姝的手掌扇来时,配合地将头扭了过去,掌风贴着林承文的脸颊擦了过去。

秦静姝僵着双手,还没明白究竟怎么一回事时,背后已经响起一阵呵斥声。

“静姝,张湘渝在做什么?”

秦徵才跨入房间,就看到这么一幕,太过震惊,以致忽略了其姜旭阳。

“爹……”秦静姝转头就看到秦徵一双眼睛,透着失望之色,陈广宗顿时惊慌失措,仿佛从来没有被秦徵见识过杜英盛气凌人的样子。

“罗亮怎么变成这副样子!”

做事得体周全,为人端庄贤淑,对上谦卑温顺,对下宽松适度,这才是秦徵心中女儿该有的样子,秦静姝本来一直都以这个标准,在秦徵面前扮演的毫无差错,哪知就这么被撞见了。

“爹,不是这样的,不是曹锁看到的……”秦静姝急忙解释。

“够了!”秦徵怒喝道。

秦静姝被这么当头一喝,顿时清醒了不少,知道越是违抗越是遭人误会,只能默认韩玉清的行径:“爹,张燕不是故意的,只是被气昏了头,大姐的承诺,什么也没有实现,太子还是对相府不冷不热……”

面对秦静姝无休无止的怨责和指控,秦挽依捂着根本没有被打过的脸颊,眨了眨眼睛,衣袖掩面,无声地转了过去,将纱帐放了下来,躲进床里,偷偷擦拭没有一滴眼泪的眼角。

“住嘴!”秦徵不耐烦地打断秦静姝滔滔不绝的埋怨和哭诉,不知道怎么会觉得唐英是可造之材。

这个时候的秦静姝,没了主见,仿佛失宠一般,已经有些无理取闹:“爹,我哪里做错了?你为什么不去呵斥做错了的人?”

当初秦徵不悦之时,张氏不顾秦静姝劝阻,落得个被数落的难堪下场,如今的场面,何其相似,偏偏秦静姝当局者迷,竟然没想到收敛。

“你怎么变得如此蛮不讲理,恃宠而骄。”这些年,秦徵一手培养秦静姝,冷落秦挽依,没想到却将秦静姝惯得无法无天了。

搜【完本網】秒记网址:anЬen.МΕ书籍无错全完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nhdta系列 推荐阅读 More+

海盗王的宝藏

皇子妃奋斗史

倚天屠龙飞鹰记

风流皇帝张无忌

绝世大少陈歌

确有情(高干 婚后)txt

《nhdta系列》更多相关内容
超级流氓战神
校园狂少第二部
甜蜜婚恋夜少爱妻如命免费阅读
娘娘腔txt
魔鬼的体温全文免费阅读
笑傲之程浩郭襄传
早安总统大人
笑傲江湖原著
重生的穿越女配
魔兽世界冒牌德鲁伊
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暮芸汐免费阅读
名门 高攀不起
一起再看流星雨第3部
苍天 紫木万军
萧战姜雨柔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
穿书后我拿了巨额分手费
往事不忍成历史
传奇魔武学苑
慕初晨夜君昊小说免费阅读
忽而今夏全文阅读
诱情霸占你的美
前妻求你别改嫁
请你原谅我 小说
艳少的后现代生活
空速星痕无弹窗
暗帝的眷宠txt
郎咸平说对了吗
从黑山老祖开始
嫁入豪门慕容湮儿
火影之魄修者
总裁爹地玩够没
家有妖妻初长成
密爱钻石富豪
兽妃全文免费阅读
漂亮的女房东
重生之我是战机
异界之远古进化
秦清厉修寒小说免费阅读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
网游堕落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