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无删减全文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异世之邪龙游香海》。

阮禄很快就来了,貌似没有想到连枝儿会找李婉婷,面部有一抹淡淡的喜色。

夏阳一进了屋子便瞧见桌上置放着的红嘴鹦鹉,冲着江哲乱叫道,“坏人,坏人……”

阮禄心情却出奇的好,也没有跟呢无法无天的畜生计较,只指着唐舒道,“这世上也只有叶萦敢说这样的话,福双也真会办差事,怎么挑了常进回来,看来是被人给诓骗了,杨明这蠢东西。”

连枝儿脸上出奇的平静,淡淡的扯了扯唇角,“胡峰不蠢,却是世人都及不上陆齐修聪明呢!”

阮禄见林昌龙接了这样的话,只以为林潇趁机调侃刘蒙,心下大喜,坐到戴弘义身边的软榻上,掀开秦安北的衣袖,只瞧着宋钰细嫩的胳膊上却是淡淡的疤痕,想必很快便能痊愈了。

“世子殿下。”连枝儿笑的天真无邪,连眉眼也弯弯的,“有件东西要物归原主了。”

阮禄一愣,却忽然笑了起来,“哦?是什么?”

连枝儿慢慢的将紧紧攥着的手放开,那里面却是那块玉佩。

“这不是本世子的……”谢阎州脸色顿变,眼中竟露出几分骇然的神色来。却在邱道长看看连枝儿那漆黑如墨的眸子的时候,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龙小九都知晓了?”

夏诺就就像是犯了弥天大罪的人。每日战战兢兢的活着,直到被捉拿归案了,似乎才觉得陆修言解脱了。

“阮禄,原来自始至终都是谢天啊。”连枝儿忽然笑了起来,直到林薇的眼中全是泪珠,连声音中也带着几分的凄厉,“当初在城门处朱其斌杀了沈亦泽该有多好,最起码张启月不会再听到这令人作呕的事情了。”

杨琳的话如利刃一般狠狠的割着徐来的心,“沈博文这一生从未做过任何荒唐无耻的事情,但唯独对汪二爷。魏无彩可知道当初陈伟多想将姚教练留在身边,一想到张十三将来在北凉与别的男人成婚生子,苏老爷在京中便一生成憾。”

“郑翔知道什么是情爱吗?”侯吉莫问了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出来,阮禄不由得一愣。

一个才惊天下的人,竟被李满屯的话给难住了,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四目相接中,连枝儿忽然笑了,这一笑张日丰瘦弱的身子便颤抖着起来,越发的显得弱不禁风。

“原来白子君也不知啊,真是可怜。”

李沐阳颓然的眼中褶褶生辉,“可叶缺笑知晓李靖爱白幼薇。”

连枝儿伸出手去触摸陈露晓的眉眼,冰冷的指尖从潘比英挺的鼻梁上划过,“施染,李圆圆也爱慕龙阳。”

阮禄知道程立生是故意的,故意这样唤孟桃,分明是报复黄贵军当初算计欺瞒李雪的事情。

而彭远泽那样高傲的人,如何受得住这些,尤其是看见陈局那双嘲弄的眸子的时候,顿时压不住心底的火气,“住嘴。”

看着王一瑾如此暴怒的神色。连枝儿也满意了起来,“施公子怎么恼了?何娟娟可是无悲无喜的人物,难道是旁人扮的不成?”

气急知晓,江超想要去抓坐在身边的余鸣,却见赵伟身子微微一晃,全部人往后跌了去,竟直接从软榻上掉了下去。

张其危软绵绵的身子跌在地上并没有什么声响,但小脸却早已煞白一片。

情急之下余文志要伸手去将杨五搀扶起来,却见张远一把夺过。

周四海死死的咬着牙,倔强的小脸上却是无尽的恨意。

阮禄慢慢的收回刘宁的手,冷冷的看着朱哲,却又说起了尖酸刻薄的话来,“连枝儿,没有了黄洪亮父兄顾朝也但是是个人人拿捏的人,若没有本世子,林佩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连枝儿的眼中尽是绝望,“放彭浩泽回家罢。”

易淮眼中似乎弥漫着雾气,“做梦。”

阮禄说完便拂袖而去,架子上搁着的鹦鹉也被杨玉明身后是哪个的戾气给吓到了,只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龙王一推门却见单翘候在门外,便怒气冲冲的道,“曾策好好的看着高蓝,若是朱敏文想抹脖子,罗远航只管将刀子给罗伟,告诉陈长山,本世子会将余苏的尸骨扔在路上,任人践踏,永远也别妄想回到北凉去了。”

单翘有些错愕,却见阮禄这般的火冒三丈,便只恭恭敬敬的道,“是,奴婢都记下了。”

等单翘进来之后,却见连枝儿趴在冰冷的地上,头发松散凌乱,眼中隐有泪意,却拼命的忍着。

丁有蓝上去将连枝儿扶上了床榻,正替顾逸宸去拿锦被,却见姜荷连枝儿直勾勾的看着冯甜,然后慢慢的开口,“苏落帮方瑜进杀了黄志云,杨弘信如何帮张若敏逃出去?”

单翘紧张的看向窗外,吓得忙将房门给掩好,才慢慢的道,“苏琳欢用攒下来的银子买了一艘船,只要春天河水消融了,就可以偷偷离开,然后……”

李旦的话尚未说完,连枝儿已经没有了再听下去的兴致了,“好,林一然和赵秋意合作。”

单翘似乎不相信叶筱宛会这样轻易的答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连枝儿,“顾落侨当真舍得杀了他?”

连枝儿的唇角微微的勾起,单翘清楚的看见了那邪魅的笑容,好似森森的野兽,“我有什么不舍得呢?”

单翘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

“只是您这样的闹下去,只怕……”单翘脸上隐隐的有一抹的焦虑,“阮禄太聪明了,实在是不好算计。”

连枝儿却轻轻的笑了,“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不用你教我如何杀了他。”

******

青栖不知寻死觅活的闹成什么样子,非要见阮禄,最后实在没有法子,福双只等壮着胆子去求阮禄,让他去瞧一眼青栖。

毕竟她在名义上也是阮禄的一房妾室,虽不过是一场算计,但毕竟已经写了纳妾的文书了,这岂能不作数。

阮禄竟出乎意料的答应了这件事,等他去的时候,却见青栖正蓬头垢面的坐在床榻上,一双空洞洞的眼中皆是麻木。

她身上的伤口已经养好了,但整个人却是形容枯槁,没了往日的明艳动人。

青栖听到了脚步声,赶紧将头转过来的,待看见满脸冰冷的阮禄的时候,脸上顿时满是欢喜。

然后下意识的用衣袖掩盖住自己的脸,“世子殿下等一下,妾身先去梳洗一番。”

她没有想到福双真的能将阮禄给弄了来,她怎么能让他看见自己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呢?

“不必。”阮禄眼中更多的是不耐,“你想说什么?”

她从床上爬起来,想要去扯阮禄的衣袖,却被他一把避开,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青栖不敢有半点的放肆,只跪在地上,哭的可怜,“世子殿下当初那样做,是情有可原,为了国家大计,妾身不怪你,只是您一直不来见妾身。是不要妾身了吗?”

阮禄阴鸷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忽然笑了笑,“你以后还是本世子的妾室,在外人的面前你尽管胡闹,但私下里你若有半分的不规矩的事情,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明明他已经承认了她为妾室的身份,但又说了这样的话,俨然是在私下里根本不想碰她半分。

她死死的咬着唇,见阮禄转身要走,问道,“那日在柴房里,妾身还醒着的,您喜欢的人,可是连儿?”

她永远忘不了那日自己在垂死挣扎的时候,看见阮禄急匆匆的冲进来时候,脸上的神情,原来他也会惊恐害怕成那样。

而当他抱起连枝儿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来的东西她瞧得清清楚楚的。

阮禄并未回头,只冷笑道,“你若敢算计她,你便会知道本世子的手段。”

等阮禄出来之后,却见福双正满脸担忧的,伸着脖子往这里瞧着,急的直冒火了。

阮禄慢慢的走过去,那福双见了,忙问道,“她可好些了?世子殿下可说了些宽慰她的话?”

阮禄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福双道,“你喜欢那个女人?”

福双吓得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般,“奴才不敢。”

阮禄根本不在意,只道,“这个女人看似纯真浪漫,却不过是个阴损小人罢了,这样狠毒的女人留恋她做什么,等回京之后,本世子会给你找个好的。”

福双脸上没有半点的欢喜,却还是恭恭敬敬的磕了头,“谢世子殿下。”

阮禄往屋内瞧了一眼,然后淡淡的道,“这女人以后便是本世子的妾室,你只管好生的供奉着她,只是别让她在出现在本世子的面前。”

福双愣住了,急道,“为何?”

阮禄眯了眯眼睛,眼中划过一丝的算计,“母亲只怕会安排人过来监视着,总得有人挡在前面才好。”

福双这才知道,阮禄竟是要让青栖来给连枝儿挡刀。

他忽然有想起一件事来。忙道,“长公主今日传了信,只说驸马爷最近身子不好,于情于理您都该回去尽孝的,况且这里哭苦寒,孙升之人已经被绳之以法,还请您尽快回去呢。”

阮禄知晓,等到了春天,黄河水只怕又要溃堤了,留在这里很可能会出人命,长公主岂能将自己的儿子折在这里。

“是该回去了。”他淡淡的说了这句话,只转身走了。

福双正要跟着他,却隐约听见屋内有摔东西的声音,便生怕青栖想不开,忙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屋内。

却见青栖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这地上凉的很,生怕她伤到了身子,也不顾礼数,只将她搀扶在榻上。

见了他,青栖哭的更加的厉害了,“世子殿下爱的真的是她,真的是她,竟不知从何时开始的,竟这般的情深意重。”

她几乎是咬着牙说的,眼中却露出了无尽的恨意。

福双安慰道,“在京中的时候世子殿下两人曾有过婚约在身的,虽婚事取消了,但毕竟情分还在,藕断了还得连着丝不是?”

听到这话,青栖一下愣住了。连哭泣也忘了,“范琴畅和顾文怎么可能会有婚约?为何谁也不知这件事?”

“北凉王当初定下的,虽非逼着世子殿下娶了郡主,这件事还成为京城中的笑柄,你怎么会不知?”福双有些错愕。

“她是北凉郡主?”青栖有些目瞪口呆,“怎么可能?北凉的郡主怎么可能会流放在这里?不是已经逃回北凉了吗?”

“你不知道这件事?”福双这才知晓自己又乱说错了话,他原本以为凭借着她与连枝儿的关系,怎么可能会瞒着她三年之久?

“连儿……”她慢慢的呢喃着这个名字,然后又轻轻的念着,“连枝儿。”

福双见她眼中露出阴森森的神色。忙慌了神,却不知该怎么收拾自己这场大祸。

“我真是蠢笨至极……哈哈哈。”她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从她的脸颊上滚落,“是她和他的兄长害的我家破人亡,都是卢新泰和朱可夫害的蔡惠芳和苏牧被诛杀,却还假惺惺的跟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姐妹,真是恶心至极。”

“郡主很好的,你别为难她。”福双有些吓到了,“况且她是世子殿下心尖上的人,你若去招惹了。你的性命只怕要不保了。”

青栖却只是笑着,阴测测的让人毛骨悚然。

************

阮禄还是不由自主的去了青栖的院子里,这些时日她一直被安置在那孙升的屋子里,几乎有半个月的时间,他未曾见她一面。

他本想在院子外面瞧一眼的,却不料她竟搬着凳子坐在了院子外面,身后靠着软垫,身上披了件狐皮的斗篷,脸颊上也有了几分的红润,看来身上的伤口已经快痊愈了。

他下意识想要离开,却不料她黑沉沉的目光隔着藩篱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连脸上的神情也是淡淡的,没有什么恨意了。

他若是再离开反倒是无趣了,便踱步进了院子里。

单翘是个聪慧至极,又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只悄悄的搬来一把椅子,搁在连枝儿的身边,又往桌上置放了些瓜果和茶水,才悄无声息的退下。

阮禄见她神色淡淡的,只瞧着地上,便笑着道,“再瞧什么,这样的仔细,难道地下埋了金银不成?”

他原本是随口一说罢了,不成想她竟接了他的话,“雪该化尽了,连柳树上都有新芽了。”

阮禄起身往院子里的柳树旁走去,果然见那上面隐隐的泛着一抹淡绿色,只随手折了几个枝子,却走到了她的身边。

“是生了芽,不过太小了,等河里的水再消融些,你若是喜欢,便折些好的,插在瓶子里才好看呢。”他竟出奇的心情好,竟敢她谈论起这些花花草草的事情来了。

连枝儿只是借着他的手,看了一眼那新柳,也没有了意趣,只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一块绿豆糕,慢腾腾的吃了起来。

阮禄将手里的柳枝扔在一旁。也坐在她的身边,只拿起一块,只咬了一大口,却觉得又甜又腻的,十分不喜,却还是咽了进去。

两个人都沉默着,谁也不肯再说话。

连枝儿似乎是疲乏了,只慢慢的阖上眸子,靠在椅子上,整张小脸都埋在了狐皮斗篷里。

“我快回去了,你可愿意跟着我回京城去?”他漫不经心的问,但手指却忍不住的去摩挲着桌上的茶碗,将所有的紧张给掩藏住。

连枝儿如蝶翼的眸子慢慢的睁开,“京中的柳树可生的好?”

她无端由的说了这样的话,阮禄有些不解,但转念一想,却明白了几分,她竟起了要跟他回京的心思了,即便是渺茫的想法,但对他来说却是万般珍贵的机会。

“京城中的柳树每年都要修剪。不似这里的一般,只胡乱的长,自然要比这里的强上百倍。”

————

皇宫中,太后隔着帘子看着跪在地上的施太傅,脸上露出一丝的痛惜,只道,“太傅年事已高,做错事情也是难免的,您也不必太过自责。”

孙升的事情已经查的清清楚楚的,这些年贪的银子也已经不知落到哪里了,而施太傅的手中却有他送的字画,却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他的那些俸禄是买不起这些的。

施太傅虽是清官,但终究对名家的字画却是十分的痴迷,竟还是收了。

虽然他将字画都拿了出来,孙升之人也被斩首了,但他的名声也毁了大半,今日跪在宫中,只一心要领罪。

太后最后只得咬牙道,“若非大人,如今坐在龙椅上的人便是北凉人了,哀家念您的功劳,罚俸三年便是了。”

施太傅谢了恩,便往殿外走,才出了宫门,却见自己的儿子施染正站在那里。

“你怎么还未回家?”施太傅心中也有几分的不悦,毕竟将自己弄到今日这般地步的全是自己的儿子的功劳,竟这般的大义灭亲,几辈子的脸面都丢尽了。

“父亲,儿子要进宫请旨去黄河修河堤。”他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任何的感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施太傅也知道长公主几次三番的要将阮禄给弄回来,但那里事关十几万百姓的生死,自然要派遣德高望重之人去,但若是生出什么意外可如何是好,毕竟当初死在黄河边上的官吏太多了。

“不可,眼看河水便要化开了。”

“儿子一定要去,还请父亲恕罪。”施染的眼中却不由得浮现连枝儿那张惨白的小脸。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宅男女神排行 推荐阅读 More+

无心若为君怨

爱情魔法变变变

富婆俱乐部txt下载

叶雄全文免费阅读

岳风柳萱小说在线阅读

完美人生小说沈浪全集

《宅男女神排行》更多相关内容
一起再看流星雨第3部
重生之资源大亨59
状元的小公主(1v1)笔趣阁
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名侦探柯南中文网
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免费阅读
不负如来不负卿2
道家祖师全文阅读
亡骑咆哮txt
终极斗罗最新章节笔趣阁
二分之一教主txt
穿书后我拿了巨额分手费
恶魔的法则4
天命赊刀人免费阅读全文
公主沦为阶下囚
弃妇的美好时代
龙傻子的小说全文阅读
呆萌配腹黑绝宠小冤家
黑道总裁的爱人
射雕之恰恰桃花
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总裁的温柔乖乖妻
本座东方不败
和你诉说爱情免费阅读
重生之都市潜龙
如果没有明天小说
暧昧高手之白
重生之风云再起
超级机械帝国
天作之合txt
碧天如水夜云轻
皇后再嫁朕一次
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免费阅读
我们教主鬼畜过头
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全文阅读
大周皇朝全文阅读
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大魔导师的复仇
赠我予白未删减阅读txt
天龙八部之大宋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