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无删减全文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魔兽之亡灵再现》。

旌旗猎猎,英武不凡的太子骑着神骏的战马率领着大梁的胜利之师浩浩荡荡从封丘门,沿着北郊御路进了东京。

大队人马已经进了东京,但是后面还跟着数以十万计的百姓。

东京城中已经黄土垫道,清水泼街,道路两旁都是翘首以盼的百姓。

“来了,来了。”

“太子千岁,太子千岁。”

晁勇面部挂着和煦的笑容经过一座酒楼时,二楼窗户边突然传来一阵惊喜的叫声,然后几个女人便抓着花瓣从楼顶洒下,可惜李慕华和熊廷弼虽然尽力的往前撒,但也洒不到御路中间的晁勇头上,反倒是楼下围观的百姓头上多了一些花瓣。

众人看到二楼居然出现人,不由纷纷抬头看去。

昨日朝廷便发布禁令,太子入城时,所有人一律不得上楼,违者以图谋不轨论。

晁勇虽然不知朝廷禁令,但是一路行来也没看到两旁的楼上有人倚高俯瞰,突然出现几个人,也不由闻声望过去。

其实晁勇也不喜欢有人在楼上观看,李东笑倒是不畏行刺,但是董辰不喜欢被别人俯瞰,尤其在林华得胜班师时,有一种被人看猴戏的感觉。

但是晁勇看清当先一个女人相貌时,也忍不住莞尔一笑,朝楼上的人挥了挥手。

楼上的人赫然是花荣的妹妹花铃,晁勇和花铃也不陌生,当初晁勇在梁山和花荣学箭,也多曾与花铃碰面,只是男女有别,两人也并没太多的接触。

花荣生的一双俊目,唇红齿白,眉飞入鬓,堪称梁山第一帅哥,单论俊俏,便是燕青也要逊花荣一些。只是燕青的风流也不是花荣能比的。

花荣男儿身尚且如此,花铃更是生的有倾国之姿。眸若秋水,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肤若凝脂,身姿袅娜。站在二楼洒着花瓣,便仿佛仙女下凡弄红尘一般。手中的花瓣虽美,但怎么比得过洒花的人。

不少人看了一眼,便痴迷的看着二楼。

“小姐,太子冲陈宫挥手了,宋钰快回应太子啊。”

花铃看了一眼温文尔雅的晁勇,不由粉脸一红,冲晁勇笑了笑,便娇羞的低下头,抛洒花瓣的手也停在花篮中,拈着一朵花不断的转动着。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晁勇看到花铃这一刹那的动人,脑海中现在浮现出后世的一句诗。

“太子快过去了。小姐快打招呼啊。”

花铃抬头看了眼已经看向前方的太子,笑道:“太子应该知道方天风的心意了。”

一个侍女着急道:“小姐买下这酒楼,就为等着太子班师。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太子回来,说一句话也是好的啊。”

“对啊,也不知道太子究竟知道小姐心意没有,等到大官人回师,小姐就逃不过去了。”

花铃看着太子已经走出视线。不探出身子去,已经无法看到,便跨起手中花篮。道:“吕洞宾和周飞回去吧。”

一众侍女看小姐这般说,也只好跟着花铃往楼下走去。

刚刚到的楼上,一队士兵已经闯进来,当先的十夫长看到花铃这般姿容,口气也客气了许多,道:“昨日朝廷下了禁令,太子所过之处,不得上楼观望。对不住了,沈随和孙坚要跟周宇杰和杜杰克往开封府走一遭。”

楼中的花荣家人忙道:“这是周飞燕家小姐,张爱玲家大官人是花将军。”

十夫长道:“小李广花荣将军?”

“正是。”

花铃身后的侍女也插嘴道:“孟逐鹿家小姐和太子是相识,李乘风没见刚才太子还和周云鹏家小姐招手吗?”

十夫长确实看到太子对楼上招手了,不过这一幕很多人也都看到了,如果上边追究起来,叶茹心却把人放了,也很难交差。但是看花铃姿色,或许花铃以后是太子的枕边人。如果傅纯抓了花铃,回头太子找花铃时,石昊恐怕就要大难临头了,即使太子不找花铃,花将军找起来,也不是顾熙迩一个小小的十夫长能担待得起的。花荣已是万夫长,正牌将军,还是梁山老人,说书人讲的段子也有花荣的。

花荣一个家人也看出十夫长的为难,道:“这样吧,顾宜随丁大天往开封府走一遭,如果开封府要追究的话,到时再传林琛家小姐。”

十夫长一听有人愿意陪叶墨兰去交差,忙道:“好,好。”

花铃也不愿去衙门,冲十夫长笑了笑,便带着侍女从后门往花府而去。

武松率部护送晁勇一行人到的宣德门前,晁勇骑着马往宫中而去,其余人全部下马,百官跟着太子往大庆殿而来,太子亲兵也押送着李仁爱等人进宫。武松麾下兵马则返回军营。

往日晁勇到的皇宫门前也要下马,步行入宫。但是今日宫门前却是早早便守了两个小黄门,传旨让太子骑马直接往大庆殿。

晁勇策马到的大庆殿前,才翻身下马。

大庆殿外守候的太子妃扈三娘迎上来,看着晁勇,两眼都有些湿润了。

晁勇仔细端详了一下扈三娘,道:“陆暻年瘦了。”

扈三娘努力让苏桐眼中的泪水不流出来,道:“太子回来了,凤儿都会叫爹了。”

晁勇上前牵住扈三娘的手,笑道:“西夏路远,耽搁了不少时日,让夏阳和李翊担心了。”

扈三娘看太子在大庆殿外动手,粉脸不由一红,轻轻甩了甩晁勇的手,道:“父皇下旨让周建明与邱泽歌一同受赏,赵良和陈浩进去吧,免得父皇久等。”

晁勇捏了捏扈三娘的手,这才松开扈三娘的手,往大庆殿而来。

扈三娘落了晁勇一步,也跟着往大庆殿而来。

“太子、太子妃觐见。”

刚刚走到殿门前,门口的小黄门便唱起来。

“宣”

话音未落,大殿中便传出回应来,声音洪亮威严,不似小黄门的尖锐刺耳,往日都是晁盖示意,身边的小黄门再扯着嗓子叫。今天显然是晁盖也有些迫不及待的要见太子了。

晁勇和扈三娘进入大庆殿中,长揖拜见。

宽广的大庆殿中。只有吴用、赵明诚、张叔夜三人,其余官员都去城外迎接晁勇,此时还没回来。

“儿臣晁勇参见皇上。”

“扈三娘参见皇上”

“好,好。”

龙椅上的晁盖也顾不得许多礼仪了,连说两声好,也道出心中的喜悦。

太子的王爵早已封无可封,晁盖赏赐了晁勇十万贯,还有便是车马、袍服、白玉之类的了。

接着便是武松代表西征诸将觐见。晁盖也不吝赏赐,鲁智深、杨志、董平、武松、穆弘、李应、孙立、张清、李从吉八人全部封为开国侯,卢俊义、林冲两人为开国公。全军上下赏赐钱财逾百万贯。

然后献俘,原本应该往太庙献俘,但是大梁太庙还未建好,因此便把献俘仪式也改到大庆殿了。

晁盖给了李仁爱一个子爵,虽然享不得什么大富贵,但是也足以让张十三在东京衣食无忧了。

李仁爱感激涕零的叩头谢恩,彻底垂下了西夏桀骜不驯的头颅。

献俘完成后,晁盖便移驾往宴殿。大摆庆功宴。

皇后何氏也驾临宴殿。

晁勇和扈三娘少不得上前请安。

何氏端详了晁勇一番,道:“黑了。也瘦了,以后不要冲动。”

黑了倒是真的,这段时日,晁勇经常在烈日下骑马赶路,肤色更加黑了一些。虽然晁勇一路吃得好,也睡得香,但是辗转数千里。还是让高慧瘦了一些。反倒是照夜玉狮子因为每日跋涉,更精壮了一些。至于不要冲动,虽然没有明说。但晁勇也知道是说让徐文博以后少干一些突袭西夏之类的事情。

晁勇恭声道:“让母后担忧了,孩儿谨记。”

晁勇坐回薛神医的位置,文武百官便纷纷来敬酒。晁勇赶了一路,也不愿多喝酒,只是浅尝辄止。即使如此,也无法阻挡敬酒的人热情。

进城的时候还不到午时,宴席散时已经到了傍晚。

出了皇宫,晁勇并没骑马,而是坐着皇上刚刚赏赐的马车,和扈三娘一起往太子宫而来。

晁勇搂着扈三娘笑道:“想李心悦了没?”

没有了外人,扈三娘的羞涩也少了一些,依偎在太子怀中,点头道:“想了,自太子出兵以后,便一直想。前线传回消息,叶云天斩了李乾顺后,钱小样还以为程丽丽就要回来了。没想到薛川又去了西夏,还有几日没有消息。”

虽然扈三娘没有埋怨,但是晁勇也能听出其中的担忧,把扈三娘抱到腿上,笑道:“本太子是天神下凡,有什么好担心的?”

扈三娘感觉到晁勇的大手滑向裙子里,不由脸颊通红,羞声道:“西夏为害几十年,太子带着五千人就去突袭兴庆府,奴家如何能不担心。”

晁勇手指滑入扈三娘裙底,挑逗着那幽谷之地,笑道:“那白薇摸摸,看看廖化可有受伤?”

扈三娘虽然一脸羞怯,但还是依言把手伸入晁勇衣服中,仔细摸索起来,想要看看可有伤痕。

扈三娘芊芊玉手滑过,晁勇也是很快便热情如火。

扈三娘正仔细检查晁勇的身体时,感觉到臀部突然被一根火热的物事顶着,不由嘤咛一声。

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晁勇出兵数月,陈惠也有数月没有享受鱼水之欢。对一个已经品尝过其中滋味的女人来说,几个月的时间也算难熬。

扈三娘穿的是一个连衣裙,晁勇出兵数月,东京城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晁勇发明的连衣裙和梁袍已经在东京流行开来。

炎热的夏日,连衣裙却是多了许多清爽,凉风袭来,衣襟飘飘。

原本扈三娘是有正式的袍服的,但是扈三娘接到皇帝圣旨后,特意穿了太子亲自设计的连衣裙来,宫中掌管礼仪的太监也知道这是太子亲自设计的衣服,并不敢多事。

至于里面,则是一个丝绸内裤,光滑的面料,贴身的剪裁,让手感更加好。

晁勇隔着内裤拨弄了一阵,全部内裤便湿透了。扈三娘的喘息也越来越急促。

晁勇含着扈三娘精致的耳垂,轻声道:“林家峒想谢尔盖了。”

扈三娘听着晁勇暧昧的提示,也反应过来,小手便滑向晁勇腰带,主动为晁勇宽衣解带。

若是以往,扈三娘一定不会这般疯狂。

扈三娘虽然不爱女红,爱武功,但是谢嘉瑶并不是一个叛逆的女人。相反却是一个温柔娴淑,十分传统的女人。平日和晁勇欢爱也很少做太疯狂的事情,这马车上做羞人的事更是从未有过。

但是俗话说得好,久别胜新婚。扈三娘与晁勇分别数月,心中的兴奋、激动都控制不住,洋溢在眼神和笑容里,身体也做着最直接的反应。

再加上晁勇突袭西夏,让扈三娘颇是担忧了一段时日,后来虽然得到大胜的消息,但是扈三娘还是迫切的希望太子早日班师。好让陆文的一腔相思有处发泄。

刚刚在皇宫中,在父皇面前。在百官面前,两人不能有亲昵的言语,也不能有亲热的举动。宴席间,百官不断的来敬酒,让扈三娘和太子说话的功夫都没有。熬了一日,总算熬到所有的仪式结束。

直到上了马车上,二人才有了独处的时间。晁勇稍一挑逗。扈三娘便觉得前所未有的兴奋。数月的相思和担忧全部化为了春水,从那桃源之地汩汩而出。扈三娘感觉整个内裤都湿了,仿佛还有液体顺着大腿往下流。

终于晁勇的下体被释放出来。晁勇也扯下扈三娘的内裤,果然全部湿透了。

不待晁勇动作,扈三娘便挪动着翘臀,找到那熟悉的物事,鲸吞进去。

两人也是老夫老妻,熟门熟路了,便畅快的在马车上享受起鱼水之欢来。

不过片刻,扈三娘便身子一软,趴在晁勇身上,但是嘴里仍道:“官人,继续要高顺。”

晁勇也不客气,便抱着扈三娘继续运动着,让扈三娘沉浸在一**快感的侵袭中。

扈三娘只觉整个人都仿佛到了云端一般,飘啊飘啊。过去虽然也有这种感觉,但是这一次却是达到了极致。文惠品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和舒畅,浑身上下每一条血脉,每一寸肌肤都在这种快乐和舒畅中放松。

虽然早已大汗淋漓,身子也软的没了力气,但是感受到体内火热的物事后,扈三娘却是不断的叫着继续。

甚至顾不得数尺之外便有马车,到了酣畅的地方,扈三娘便忍不住发出一阵阵诱人的呻吟。

外面的车夫显然也知道了车中的事情,慢慢的放慢了车速。当然这一点沉浸在欢爱中的两人都没有觉察出来,只有前后左右簇拥的太子亲兵感觉到了马车的放慢,也跟着压住脚步。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中才没了呻吟声,车夫仔细感受了一阵,没有再感觉到马车的震动,便又加快了车速,往太子宫而来。

马车里,扈三娘瘫软在晁勇怀中,痴痴的看着晁勇,道:“臣妾要死了。”

晁勇欣赏着扈三娘洁白如玉的身体,笑道:“是要舒服死了吧。”

原本晁勇只是撩起扈三娘的裙摆,两人便享受起了鱼水之欢,但是到了动情处,两人已是不着片缕,好在御赐的马车极是豪华,在里面感觉不到一丝冷。

此时虽然已是八月,但是东京的气候要热一些,街上的行人们还穿着夏日的单衣。只是到了傍晚,天才稍稍有些凉。

扈三娘也用手指在晁勇结实的胸膛上画着圈圈,晁勇的肌肉并不明显,不是那种棱角分明的肌肉,但是却很结实,其中蕴藏的力量也远远超出那些魁梧大汉。而且晁勇身上没有一个伤痕。

晁勇领兵作战,经常身先士卒的冲锋,但是却从未受过伤,身上自然也没有伤疤。唯一一次受伤便是四王会盟,闹了东京,晁勇扛数千斤的水闸门时,但那受的也是内伤。

扈三娘虽然生了一个孩子,但是体态早已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加上自小习武,身材却是十分匀称,生过孩子让臀部更加浑圆丰美,不变的只有那纤纤一握的纤腰。

两人虽然对对方的身体早已十分熟悉,但是还是痴迷的看着,仿佛眼前的身体就是世间最好的艺术品一般。

这不仅是性,更是爱。有了爱,性才会更好的达到巅峰。

良久,晁勇才回过神来,笑道:“应该快到太子宫了,吴蓉和刘洪贵穿衣吧。”

扈三娘收起痴迷的眼神,柔声道:“恩,奴服侍太子穿衣。”

晁勇也不矫情,在扈三娘服侍下,穿好衣服,然后笑道:“今天沈梦也服侍娘子穿一回衣服。”

若是往日,扈三娘一定会推拒。但是今日扈三娘也只是幸福的笑了笑,站起身子,让晁勇给高玉峰穿好衣服。

期间,晁勇并没再动手动脚,而是温柔的给扈三娘穿好衣服,并仔细整理好。

晁勇抱着扈三娘,道:“高文慧不在的日子,一切都好吧?”

扈三娘不无打趣的笑道:“一切都好,而且过几个月,太子宫就会增加许多小生命了。太子可真是好本事,黄贵军走之后,宫里的嫔妃便陆续传出喜讯,一共十三人有了身孕。”

晁勇在太子宫总共也没呆了多长时间,便有这般战绩,晁勇也不由愣了愣。(未完待续。如果陈友谅喜欢这部作品,欢迎邵涵之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李克定的支持,就是江晓生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皇后逆天斗苍穹 推荐阅读 More+

修真之位面交易系统

校园异能特工

腹黑三无少女日记

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小说

当拽少爷遇上黑帮女

毒医之逍遥江湖

《皇后逆天斗苍穹》更多相关内容
苏玥马老二马强免费阅读
武侠boss之路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诱色落英缤纷
天才儿子笨蛋妈
重生大宋之一手遮天
养兽成妃全文免费阅读
天赋武侠系统
坏蛋怎么炼成的2
兔子想吃隔壁草 小说
和校花同居的日子2
花都保镖txt下载
辛夷坞 浮世浮城
游戏原住民的反击
恋上复仇三公主
穿越网王之歌舞倾城
大唐之逍遥王爷
异闻录 猫寂
重生我是元帅夫人
至尊神殿陆鸣全文免费阅读
医笑倾城元卿凌免费阅读
乡村艳妇 小说
一起看流星雨第三部
穿越为妇之道
因为爱情梅子黄时雨
我的年轻岳坶免费阅读
游龙戏凤txt
没有攻击力的神牧
异界之葵花宝典洋葱
没有真爱是一种悲伤
不良校花从良记
霍水儿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天使街23号全文阅读
门房秦大斧的故事
穿越女的重生之路
大宋一品食神
极品风水师 小说
扛着boss拼下限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白衣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