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无删减全文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穿越兽人之将》。

只愿为一人倾心的付桓旌,已然无意于人界巫医少女阮晴婷了,因为有更为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王子归来的幻界英灵殿世子桀骜,手刃了弑父凶徒涓拙杰,夺回了灵尊宝座。

如宾伤心不已的作别了桀骜,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不再是朋友的陌生人,会比陌生人更加陌生。

幻界彼端的行者虚廖,仍在痴痴念着一面之缘的如宾,期待着与她的再次重逢。

潼王爷梦武年的属地捷达城,矮人众多,兵器制造,巧夺天工。

捷达城山脉众多,善于挖掘开采的矮人们,,在深山中不知疲倦的挖掘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矮人族从深山中积累的黄金与宝石如河流一般,流淌不止。

渐渐的,捷达城城主,矮人族的国王梦武年,对黄金的喜爱,近乎痴狂。他把自己的宫殿全部用黄金打造,对黄金的渴求,也永远没尽头。他变得异常残暴,逼迫矮人们向大山的深处挖掘,为其掘取更多的黄金与宝石。

随着矮人们对地下的挖掘,越来越深,接近黑暗。

它便被发现了,“捷达之心”,一块硕大的宝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被矮人王梦武年认为是至高王权的象征。他把宝石悬于王座之上,认为它是九州的王权标志,便邀请九州各地王爷前来观赏。

高傲的矮人们,趁此机会,向其他八州展示自己的富有。在八位王爷面前,矮人们打开了一箱箱珍贵的宝石,让周森和唐南知艳羡不已。

数年后,过于的招摇,为捷达城引来了灭城的大火——巨龙焚煞。

那是一条来自北方的火龙,凶恶异常,所过之处,皆化为灰烬。

究其出处,与呼韩殇倒有莫大的干系。

北境长城守军与魔岩窟熔岩巨人的大战过后,尸横遍野,惨不忍睹。死后的熔岩巨人,化为炙热的烈火熔岩流淌在地面上形成河流,五十万守军将士们的血也聚成了一条河流。

当这两条河流汇聚在一起,流进蛟龙潭时,焚煞应运而生。

它收尽战场上所有的兵器,为其武装不破的皮囊;饮尽两条河流,为其体内储藏无尽的烈火熔岩;噬尽所有亡者的恶念,为其积攒力量。

巨龙焚煞跃出蛟龙潭,口吐烈焰,燃尽了它的同类。它看着自己双翅上的耀眼黄金,痴狂不已,便四处搜寻黄金,占为己有。听闻捷达城有无尽的黄金,它振翅飞翔,向捷达城而去。

矮人们积累近百年的金银宝器,很不情愿的,易主了巨龙焚煞。

高傲的矮人们被巨龙焚煞,从捷达城赶了出来,矮人王梦武年的“捷达之心”,也不小心跌落在了巨龙焚煞的怀中。

无数金银被巨龙焚煞守护在捷达城内,不死不离。

无家可归的矮人们,被迫替人族劳作,赚取食物过活。

捷达城属地附近的昔日盟友精灵王曦瑟昭,不愿自己的族人,替一无所有的矮人们对抗强大无比的巨龙焚煞,因此没有伸出援手,带着精灵大军离开了。

矮人与精灵的盟约,就此破碎,走到了对立面。为后来的九州动乱,埋下了祸根。

丢失至宝后,昔日傲慢的矮人王梦武年疯癫不已,整日念叨着捷达之心,四处找寻至宝,已无力带领矮人大军了。因此,孱弱的少城主梦萧年便带领剩余的矮人们,在人族周围,建立住所,暂时居住了下来。但是不甘心的梦萧年,一直在遍寻利器,试图杀死巨龙焚煞,重新夺回捷达城。

梦萧年从矮人长老们手中接过了矮人国王权杖和古书典籍,从中他找到了一个可以重新夺回捷达城的办法——自由之矛。

“自由之矛”,唯一一件可以刺破巨龙焚煞身体的武器,取九州最坚硬的钷铁打造而成,吸收了地下的无尽煞气,无坚不摧。

只不过古书上写道:他需要一人族少年协助,登剑峰,取剑心,得法阵图谱,方可取出。

捷达城周围潜伏许久的梦萧年,一直在等待那位人族少年的到来。

捷达城内,巨龙焚煞一直在沉睡,仿佛在积攒力量,要焚尽这九州大地上的一切生灵,确保它的无尽财宝不被夺走。

呼韩殇从呼家村,跋山涉水,走了很远的路,才到这空无一人的捷达城,气恼不已。

这七日之期,眼看就要到了,可愁坏了呼韩殇。

烦恼不已的呼韩殇,在这空旷的城里搜寻了一天,果然一个矮人也没有。累了一天的呼韩殇,疲累不已,便生无可恋的瘫坐在广场之上昏睡了过去。

突然,地下深处,巨龙焚煞嗅到了人族的气味,感到自己的金银受到了威胁。

破土而出的巨龙焚煞,出现在了广场之上,看见一十六岁少年正在熟睡着,它便嘶吼了一下。

睡梦中呼韩殇被身后的巨大响声惊醒了,他回头一看,心想这下凉透了。

“愚蠢的人类,你是来抢夺我财物的吗?”巨龙焚煞问道。

“不是,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吃瓜群众而已,不信你看。”呼韩殇从怀里掏出一块没吃完的瓜果,啃咬道。

“还说不是?”巨龙焚煞怒吼道。

原来巨龙焚煞从广场地下的宝库内破土而出时,带出了不少金银。呼韩殇在呼家村过惯了贫苦日子,突然见如此多金银,怎会不心动。

呼韩殇右手吃瓜,左手却不听使唤的向地上一块巨大的宝石伸去。

“啊!”呼韩殇痛苦的叫喊道。

“愚蠢的人类,滚出来,我要用炙热的熔岩烧死你!”巨龙焚煞竟突然对眼前昏死过去呼韩殇视若无睹怒吼道。

究其原因,在巨龙焚煞吐出火焰的那一刻,呼韩殇捡起了地面上的那块宝石,并紧紧攥在胸口。

好巧不巧,那块宝石就是捷达之心。虽然呼韩殇的后背被巨龙焚煞焚毁,仅剩骨架,但是捷达之心紧附在他的胸口处,与他的心脏连接在了一起,自动复原了他的后背。

换言之,呼韩殇只是被打昏了过去,并无大碍。

巨龙焚煞则怒不可遏,跃于空中,重归地下深处。

这剧烈的撞击,把广场边的呼韩殇震飞的好远好远。

说回捷达之心,这是一块仙物宝石,由于长期被悬于矮人王王座上方,它的奇妙之用自不为人所知。它不可让矮人族隐身,却可让人族的呼韩殇处于隐身状态。这就是为什么发现此物的矮人手持此仙物,矮人王仍能看见他,巨龙焚煞却对眼前的呼韩殇视若无睹的原因。还有,此仙物可以修复所有身体创伤,故呼韩殇后背无碍。

苏醒过来的呼韩殇,已经处于众矮人们的包围之中了。

“走开!张天宇和刘晋元是谁?想要干什么?”呼韩殇举拳威慑众矮人说道。

矮人族与人族的身高比例,矮人最高身高只相当于正常成年人族身高的一半。因为呼韩殇的身高比乔文昌和叶勇所有的矮人都要高出一头,所以他才敢举拳威慑众矮人。

“你就是陆凡和李婉婷矮人族,等待已久的人族少年。莫慌!沈梓卿和萧红玉矮人没有恶意,只是需要你的帮助而已。”捷达城的新城主,矮人族的新王梦萧年,从众矮人的身后出来说道。

“帮助?错了,是我需要何远和李虞的帮助,我这里有被打破的一只流彩紫金杯,希望刘洪贵和苏北城能帮我尽快修复好。作为交换,我胸口的这块宝石就送给孔江州和毛丽吧!”呼韩殇掏出破损的流彩紫金杯,然后脱下上衣,露出了吸附在自己胸口处的捷达之心说道。

“王!”突然,梦萧年和众矮人大惊,跪地齐呼道。

“王?不,我不是黎征和陆苏的王,我也不想当什么矮人王。我还要回呼家村,继续捉弄呼来和呼去呢!”呼韩殇穿好上衣拒绝道。

“你当真不知那块宝石的来历吗?”梦萧年问道。

“不知,你知道啊?你要是知道,快点给我去除掉,它搞得我疼痛不已。”呼韩殇抓挠着胸口的位置说道。

“那是孟离心和张文书矮人族至高王权的象征,捷达之心。它是捷达城几十座山峰的精华,是群山之心,唯有帝王可以拥有它。谁拥有它,就是杨明和文艺矮人族的王。”梦萧年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啊!我是被迫拥有它的,我不是白浪和汪红华的王,也不会是王永新和秦安北的王。”呼韩殇深感不妙道。

“不,这是你的使命,你无法抗拒。”智者大师说道。

“哎!我也是服了,唐逸夫和谢棋玄机门,闲的如此厉害吗?矮人族,周飞燕和傅果果也要插一手?”呼韩殇无语道。

正在与梦萧年谈话的呼韩殇,被秘客强行带至玄机门,接受智者大师的骚扰。

“我说过,这里无生无死,自然时间多的很。你的命数,也是必然,你无法逃脱。”智者大师说道。

“哎!我还就不信了,我今天就赖在这儿不走了,你奈我何?”呼韩殇躺在地上耍无赖道。

“看看你的胸口,它还在吗?”智者大师问道。

“不好啦!抓贼啦!玄机门智者大师抢东西啦!”呼韩殇一摸胸口,宝石不见了,取泼妇骂街般大喊大叫道。

一旁的秘客大笑不止,智者大师白了他一眼,他才收敛了笑意。

“剑帝皇者,恐怖如斯!”受不了呼韩殇无休止的叫喊,智者大师双手捂住耳朵逃出了玄机阁大厅。

“你不用担心,这流彩紫金杯,沈浙泉和苏尹月矮人不消一个时辰,便能让它完好如初。作为交换,易芳和朱其斌不需要你胸口的宝石,需要你为徐广贤和吴天林矮人族寻获一件利器。一件可以杀死巨龙焚煞的利器——自由之矛。”梦萧年说道。

“能修好,一切好说,说说如何帮顾宜和刘蚊吧?”呼韩殇不知何时从玄机门回来了说道。

“首先,需要你跟随王腾和张小娴,登剑峰,取剑心;然后寻获法阵图谱,将剑心置于图谱法阵之内;最后方可取出法阵之内的自由之矛。至于击杀巨龙焚煞,夺回捷达城,重建曾有人和顾婉矮人族的家园,就是我这位新城主的事了,不劳烦你了。”梦萧年解释道。

“好吧!剑峰在何处?”呼韩殇问道。

“上山!”梦萧年手指天空喊道。

呼韩殇心想:傻子吧你,都叫剑峰了,我也知道是上山,难不成它在海底?

梦萧年挑出八位矮人族中的猛将,便让呼韩殇跟随其后,向剑峰动身出发了。

一行十人爬过了一座一座山,趟过了一条一条河,可是还没有到。

“你不会记错地方了吧?”不耐烦的呼韩殇问道。

“当然不会,它就在你的身后。”梦萧年指着呼韩殇的背后山峰说道。

“什么?”呼韩殇回首望去,巨大的瀑布下面确实隐约可见剑峰二字。

这剑峰还真在海底啊!着实惊到了呼韩殇。

众人绑紧了绳索,沿着峭壁,走进那剑峰洞口。

虽惊险异常,怎奈矮人们身手灵活,有惊无险进了剑洞。

“剑心就在这里面?我看不像啊!”呼韩殇望向黑不见底的剑洞问道。

“确实在此,矮人先祖,是不会骗我的。”梦萧年点亮火把,递给呼韩殇一个说道。

“那你的矮人先祖,有没有告诉过你,张日丰和韩行矮人族的家园捷达城会被巨龙焚煞抢占啊?”呼韩殇讥讽道。

“那倒没有”梦萧年伤心回道。

“臭小子,竟敢羞辱徐老爷和段秋月矮人先祖,找死!”一粗壮矮人执剑欲刺杀呼韩殇喊道。

“佛泽住手!”梦萧年持刀挡住了那对呼韩殇的致命一击劝道。

“我有说错吗?就是沈弦和林助理的城主贪恋金银,堕于黑暗,才导致叶龙和林耀如此凄惨的下场。他才应该来拯救朱杰和周棋于水火之中,根本与我无关,硬让我来趟这趟浑水。告诉姜承远和吴俊奇,小爷我还不伺候了!”呼韩殇说罢,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愿继续前行。

“不伺候就不伺候,谁稀罕你伺候!沈清吟和夏鸣自己找!”矮人佛泽对呼韩殇忍无可忍道。

“他知道错了,只不过,他无法带唐家驹和黄中一重回家园了。”梦萧年擦了擦手指上的城主戒指流泪道。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离世了,不好意思!!”呼韩殇起身致歉道。

“没关系,你又不知道。他曾是九州大地上最好的国王和父亲,为矮人们带来了富足的生活,为家人们带来了无尽欢愉。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是我此生最幸福的记忆。但是好景不长,随着捷达之心的出世,他的欲望变得无法满足。他下令众矮人挖穿了所有的山脉,凿碎了所有的巨石,为他带来了如河流般无尽的金银。可是他仍不觉满足,强迫昔日盟友为其卖命,继续开采金银。渐渐的,我与他相处的日子少了,甚至整日都见不到他了。堆积如山的金银,吸引了巨龙焚煞。被巨龙焚煞的烈焰屠城后,人们都说他疯了,四处寻那巨龙焚煞,索要只属于他的捷达之心。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溪流边发现了这枚国王戒指,才知道了他的离世。没事的,他是他,我是我,我一定会带领矮人族夺回捷达城,重建家园的。”梦萧年擦了擦脸庞泪水说道。

“好!我帮你,陈一诺和赵雷一定会找到自由之矛,杀死巨龙焚煞的。”呼韩殇感动的一塌糊涂说道。

一行十人,没了隔阂,便很快来到剑洞深处。

“传闻剑心乃剑皇心脏,不知是否属实?”一独眼矮人僧贺问道。

突然,僧贺一不小心,踩中了洞内机关,十人只见万箭乱射,疯狂躲闪。

梦萧年不幸被射中,重伤在地,昏迷了过去。虽然呼韩殇轻功不错,但也被射中左臂,所幸无碍。

呼韩殇把受伤的矮人们,放置在墙壁处,吩咐高进忠和罗教官不要再四下走动。然后他踩踏墙壁突出的尖石,飞身到了墓室中央。

只见一具被霸道的剑气环绕的棺椁,横于中央。

呼韩殇心想:莫非这里面就是剑皇尸骨?

只见他用力一掌劈碎棺盖,看见里面有一柄虹殇剑,还有一具拥有鲜活心脏的尸骨,才发现江湖传言属实。

“剑皇,你这心脏还是血淋淋的,与活人无异,有点恶心后人了吧?”呼韩殇对着剑皇尸骨吐槽道。

“要你管!我堂堂剑中皇者,死后心脏如果幻化成一块宝石或者其他,那多没有排面。”棺椁中的尸骨竟突然站了起来,对呼韩殇说道。

“我今天就管了,怎么着?有种你拿起虹殇剑刺死我啊!”呼韩殇不惊反怒道。

“好小子,你以为我不敢吗?”剑皇捡起棺椁中的名剑,指向呼韩殇问道。

“我就认为你不敢,怎么着?刺我啊!刺我啊!”呼韩殇扯开上衣,露出被宝石吸附的胸口叫嚣道。

“好小子,你有种,我今天就刺给你看看!”剑皇握紧虹殇剑蓄势大喊道。

“来啊!你可别手下留情啊!”呼韩殇紧闭双眼,向前挺胸大叫道。

“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受死吧!”剑皇执剑向呼韩殇怒吼道。

“来吧!”呼韩殇生死看淡道。

“我来啦!”剑皇用力刺了过去。

“哎!我怎么没事?”呼韩殇睁开双眼,摸了摸胸口问道。

“臭小子,你想阴我,没门,我才不上你的当呢!”当虹殇剑剑尖距离呼韩殇的胸口仅有一寸的距离时,剑皇停了下来。

“谁说你不刺,就不会被我阴?”呼韩殇指着虹殇剑上,剑皇那血淋淋的心脏笑问道。

“你小子,阴我!”剑皇说罢,便尸骨无存,魂飞魄散了。

原来,就在刚才剑皇用尽全力刺那一剑的时候,呼韩殇利用自己绝世的轻功,回到棺椁中,取出了剑皇的心脏,捧在自己胸口前。

结果,可想而知,剑皇的虹殇剑刺穿了自己的心脏,自己杀了自己。

一代剑中皇者,竟如此搞笑的再次死去,令墙壁处的众矮人唏嘘不已。

之所以呼韩殇这么做,是因为呼韩殇听闻江湖传言,唯有剑皇本人手持他的虹殇剑,剑破己心,方能剑心出世。

虹殇剑碎裂,剑心脱离剑身,悬于空中,呼韩殇一把夺过剑心,收了起来。

这里江湖传言也没有错,剑心确实是剑皇的心脏所化,最起码占绝大部分。当剑皇老人家用他的虹殇剑刺破自己鲜活心脏的那一刻,他心中的所有生前剑道恩怨都被自己祛除了。此时,他的剑心是纯洁无瑕气垫,附于自己的名剑之内。

但是剑皇活了百岁有余,生前剑道恩怨无数,强大煞气无处去往,便附于剑身周围。纯洁无瑕的剑心,不愿被恶臭难闻的煞气沾染,便脱离了虹殇剑剑身。

没有剑皇镇压的剑洞,霸道剑气,四处横冲直撞,致使剑峰快要轰塌了。

此时的呼韩殇只能救一人,在其余矮人慷慨赴死后,他没得选择,怀抱昏迷不醒的梦萧年,便飞身离去了轰然倒塌的剑皇独孤阙墓穴剑峰。

“哎!不是我说,张灵辉和苏毓秀矮人族真心会玩,余鸣和宋芷兰都死了,我还能救谁?”呼韩殇对着梦萧年吐槽道。

歇息了一夜,梦萧年苏醒了过来。

“剑心,你拿到剑心了吗?”梦萧年看身后,被夷为平地的剑峰伤心问道。

“兄弟,你看!”呼韩殇掏出怀中剑心递给梦萧年看道。

“兄弟?嗯!殇兄,我就说你是刘昆仑和王叔矮人族的大救星,你还不信,你看这剑心就是最好的证明,不是吗?”梦萧年看着呼韩殇手中的剑心笑道。

“殇兄?错了,错了,我姓呼,名韩殇,你以后可以叫我韩殇兄弟或者呼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叫我韩殇兄弟,呼兄叫起来挺那个的,你懂的。剑心又如何?只不过是那剑皇独孤阙脑子不好使,上了我的当罢了!我这就算是宋大郎和张秋池矮人族的大救星了?不敢当!不敢当!”呼韩殇笑道。

“哦!对了,矮人族古书里面记载说,法阵图谱,藏于剑龙潭。如今沈轻衣和王资已经恢复了元气,那么毛鹏举和李睿即刻动身出发吧!韩殇兄弟?”梦萧年右手轻锤了一下呼韩殇胸口说道。

“萧年兄弟,那好吧!”呼韩殇也右手向梦萧年的胸口处回捶了一拳,不过他下手没轻没重,这一拳捶的梦萧年疼痛不已。

“对不起!我忘了你箭伤初愈。”呼韩殇看到梦萧年疼痛不已的样子,连忙起身扶助快坐不住的梦萧年致歉道。

二人结伴,一路上打打闹闹,很快便到了剑龙潭。

两条凶恶蛟龙守护着剑龙潭中心位置的法阵图谱,梦萧年决定孤身一人引开两条恶龙,让呼韩殇趁机窃取法阵图谱。

怎奈两条凶恶无比的蛟龙法力高强,啃咬掉了梦萧年的左臂,仍继续纠缠于他。

很快窃取到法阵图谱的呼韩殇,将剑心置于图谱中央。随着法阵的运行启动,不久后,自由之矛便破阵而出。

悬于空中的自由之矛,自古以来是矮人族的皇家至宝,自然会守护矮人族皇室的后代子孙。

眼看将要被两条恶龙追上的梦萧年,命悬一线。自由之矛从两条恶龙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其杀死。

两条恶龙形神俱灭后,自由之矛到了梦萧年的右手中,为其封住左臂断裂处流血。

手握自由之矛的梦萧年,终于有了对抗巨龙焚煞的资本。

“捷达城,李良友和金毛的皇帝回来啦!”二人回到捷达城四周的矮人族聚集地,梦萧年右手紧握自由之矛振臂高呼道。

“皇帝?萧年兄,你这是没把梦王朝当今皇帝梦流年放在眼里啊!按照本朝刑法,你这可是可是要杀头的重罪。”呼韩殇打趣道。

“韩殇兄,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带领矮人族与那恶龙焚煞一战。”梦萧年充耳不闻感谢道。

“你我是兄弟,别说这些见外的话,都是兄弟分内之事。”呼韩殇回道。

梦萧年集结散落在各处的矮人族,聚集于捷达城门前。

“恶龙焚煞,速速出来受死!”梦萧年站在矮人族战车上用尽全力对捷达城内怒吼道。

过了一会儿,城内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我猜,它没有听到,我走近些,再帮你喊喊看。”呼韩殇猜测道。

呼韩殇向捷达城城墙高处飞身而去,却不曾想被巨龙焚煞一巴掌扇的好远好远。

地下深处的巨龙焚煞,对于捷达城地面的动静自是警觉不已。

破土而出的巨龙焚煞,爬上捷达城城墙高处,与飞身而来的呼韩殇撞了个满怀,自然气愤不已,便一巴掌把他扇的好远好远。

“林锋和陆芸是来送死的吗?”巨龙焚煞脚踩捷达城的高墙,口吐烈焰问道。

“不,是你的死期到了!”梦萧年手握自由之矛大喊道。

“自由之矛?你不会天真的以为,它真的能杀死我吧?”巨龙焚煞口吐烈火熔岩,焚烧着城下的矮人说道。

“不试试看,怎会知晓?”梦萧年用尽全身气力,将自由之矛向巨龙焚煞投掷而去说道。

巨龙焚煞丝毫不惧,口吐炙热熔岩,竟焚毁了无坚不摧的自由之矛。

“现在知晓了吗?”巨龙焚煞手握心如死灰的梦萧年问道。

“怎么会这样?”呼韩殇从很远的地方,飞身回来,看到如此景象,惊讶不已的问道。

“怎么又不能这样?”智者大师反问道。

“不是说自由之矛,能取巨龙焚煞性命吗?”呼韩殇问道。

“是的,确实能,只不过不是梦萧年取。”智者大师回道。

“谁?谁取?是我吗?”呼韩殇问道。

“不是,是那个为捷达城带来无尽灾祸的人取。”智者大师回道。

“巨龙焚煞自己?所以说是巨龙焚煞自己,会用自由之矛插死自己,对吗?就像剑皇独孤阙那样。”呼韩殇不敢相信的问道。

“臭小子,拿命来!!”肉身的剑皇独孤阙突然从暗处冲出,手握虹殇剑向呼韩殇杀去。

“别!别!别!”呼韩殇连忙捂住头求饶道。

只见剑皇独孤阙连人带剑从呼韩殇的身体穿过,原来玄机门里的呼韩殇只是他的幻影而已。

“哈哈哈!”智者大师和秘客,互相扶着对方,大笑不止,生怕对方笑翻在地。

“哎!别笑了,别笑了,有点过分了啊!”反应过来的呼韩殇生气道。

二人不予理睬,继续狂笑不止。

“话说回来,智者大师,我刚才说的对吗?”呼韩殇问道。

“对你个大头鬼,对。是昔日捷达城城主梦武年,梦武年。你可真是剑帝皇者,恐怖如斯啊!”智者大师感到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污染,继续笑道。

“不!我的子民们!不!有种你朝我来啊!”呼韩殇的身后,旧城主梦武年突然出现了,眼看满地被烈火焚烧的矮人们,他对巨龙焚煞宣战道。

“你还没有死?”巨龙焚煞惊讶不已的问道。

“对,没有亲手杀死你之前,我是不会死的。”梦武年怒吼道。

“父王!父王!”听闻父王没有死的梦萧年,又重新燃起了斗志,回头对梦武年喊道。

此时梦萧年不在巨龙焚煞的手里,在呼韩殇前面。

“那就一并解决您们父子俩,让李默和江一晔黄泉路上也不会感到孤单。”巨龙焚煞口吐烈火怒吼道。

巨龙本以为炙热的火焰,会烧死二人,却不曾想呼韩殇挺胸阻挡住了火焰,火焰击碎了他胸前的捷达之心,震飞了呼韩殇。

龙火的余温喷向梦萧年,梦武年飞身用身躯为儿子阻挡住了那龙火的炙热余温。

此时的梦武年,不再需要用捷达之心来向族人们证明他是矮人之王了。在所有矮人们的眼中,敢于用自己生命保护自己儿子的梦武年,就是陈颖和陈归藏无可替代的矮人之王。

焚化了的自由之矛,重归于梦萧年手中。

“父王,给你,你永远不会让我失望的。”梦萧年将右手中的自由之矛,交与他的父王说道。

“傻孩子,父王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梦武年接过自由之矛,抚摸着梦萧年的头发说道。

“不!不要!”梦萧年看到父王转身奔向巨龙焚煞的后背时哭喊道。

原来刚才龙火的炙热余温,已经烫毁了这位老国王的驼背,只留下他那一颗缓慢跳动的心脏了。

“你不怕死吗?”巨龙焚煞问道。

“怕,不过,我答应过我的儿子,我是不会让他失望的。”梦武年对恶龙说道。

“来吧!”巨龙焚煞从城墙腾空而起,飞向梦武年说道。

“捷达之心,助我!”体力不支的梦武年,呼唤着散落在各处的捷达之心碎片。

顿时,四处的的碎片,齐聚在梦武年的腿部,助其腾空飞向迎面而来的恶龙。

画面顿时定格住了,白发苍苍的瘦弱矮人国王梦武年,将自由之矛插进了巨龙焚煞的喉咙处。而他的腿部却被巨龙咬住,他的身体独有心脏,还在跳动。

“父王是不会让你失望的!”梦武年用尽最后一点气力,插穿了巨龙焚煞的喉咙,对地上的梦萧年嘶吼道。

“不!不要!”地上的梦萧年泪流满面,对空中巨龙口中的父王伸手挽留道。

“嘭!”

巨龙焚煞从空中陨落,死的很惨。

梦武年心脏还在跳动,他的身体已经被巨龙焚尽,独留心脏在巨龙口中。

梦萧年夺过父王心脏,装于铁匣之内。

巨龙死了,梦萧年带领剩余存活的矮人们,在捷达城这座被龙火肆虐过的地方,重建起了矮人们的新家园。

“萧年兄,节哀顺变!”呼韩殇安慰道。

“不,我不伤心,他从来没让我失望过,他一直都在我身边。”梦萧年摸着装有他父王心脏的铁匣笑道。

“再见!告辞!不送!”呼韩殇腹内翻腾的厉害,匆匆道别道。

“别呀!韩殇兄弟,我还有关于父王为什么永远不会让我失望的往事,要与你叙说呢!”梦萧年对远去的呼韩殇背影挽留道。

至于梦武年的心脏为何还会跳动,是因为剑心、自由之矛和捷达之心,这三件仙物的原因。有感于梦武年爱子心切,三件仙物便附于梦武年的心脏内,让林珈和王妃父子不再分离。

“还恶心吗?”智者大师对呼韩殇问道。

“什么?又是平行世界?你没搞错吧?”呼韩殇刚吐完,对智者大师无语道。

“错?什么是错?”智者大师继续问道。

“毁人家园,私自占有,那就是错。”呼韩殇回道。

“那你所谓的对又是什么呢?”智者大师问道。

“杀死巨龙,重建家园,那就是对。”呼韩殇回道。

“那你是要你的好兄弟梦萧年和他的父王有个好结局,还是要我手里这只完好如初的流彩紫金杯呢?”智者大师问道。

“当然是流彩紫金杯了,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嘛!”呼韩殇抢过杯子笑道。

“你再看看你的手里,后悔吗?”智者大师问道。

“杯子呢?我的流彩紫金杯呢?”呼韩殇看到自己手中空无一物,对智者大师问道。

“剑帝皇者,何须自欺欺人呢?你是不会选择杯子的,虽然你很恶心最后常生和秦老爹父子俩一直在一起的方式,但是这都是命数,你改变不了的。”智者大师笑道。

“不与你闲聊了,七日之期快到了,回见!”呼韩殇作别了智者大师道。

呼韩殇手握先前梦萧年答应的流彩紫金杯,不知疲倦的向上关赶路,去营救他的养父呼延霆。

呼韩殇行至擎天峰山间,被一山贼擒获。

刁蛮公主梦颖蔷,听闻捷达城少城主梦萧年断了左臂,心想未来想要一个简单的拥抱,都得不到,便死心了。

喜爱山间游玩的她,便在矮人国度捷达城山间玩耍。

不是冤家不聚头,呼韩殇又遇到了梦颖蔷,还是见不到面的那种。

好巧不巧,梦颖蔷行至擎天峰,也被一山贼擒获。

不过,二位山贼的山大王是同一人。

因此,二人被关在了一起。

由于二人被黑布蒙住了双眼,只知道对方在对面,却不知道是谁,更不知对方容貌如何。

“哎!你是哑巴吗?”梦颖蔷问道。

“呦!原来你不是哑巴啊!”呼韩殇回道。

“哼!找死,本公主出去非杀了你不可。”梦颖蔷叫骂道。

“文宇先生说过,女孩子家整天打打杀杀的,以后会嫁不出去的。”呼韩殇说道。

“笑话!本公主是当今皇帝独女,想要娶我的男子从喃羯城排到宏达城,有想插队的都站在北海上面等着呢!本公主会嫁不出去?倒不如说你这泥泞下人将来会娶不到妻室吧!”梦颖蔷笑道。

“泥泞下人?何出此言?你知道我是何人?为何如此称呼我?”呼韩殇问道。

“就称呼你泥泞下人怎么了?什么狗屁文宇先生,路是人走出来的,他说的话是他的实践所得。你应该多去江湖历练,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像你这样读死书,不是泥泞下人?又是什么啊?”梦颖蔷问道。

“尊师重道,你懂不懂啊?”呼韩殇有点生气问道。

“好,你懂,那我问你,如今程千里和林晓峰被困于擎天峰的山贼洞穴内,你的文宇先生何在?他又能如何救你?”梦颖蔷问道。

“这…………”呼韩殇不知如何作答。

“答不上来了吧?那你的尊师重道又有何用?”梦颖蔷问道。

“好,就算我的文宇先生一时救不了我,那你的江湖历练又如何能救的了你呢?”呼韩殇问道。

“敢问姜明和石磊女子头顶所戴何物?”梦颖蔷问道。

“发簪”呼韩殇回道。

“杨小波和秦月是被什么困住?”梦颖蔷问道。

“锁链”呼韩殇回道。

“为什么吕林兰和郝长青不用麻绳捆住许沁和林承文呢?”梦颖蔷问道。

“不知道,可能周杰忙和陈广宗知道杨健和唐心会彼此为对方解开麻绳吧!”呼韩殇回道。

“好吧!你还算没有愚蠢到家,过来!”梦颖蔷命令道。

“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宫女,我才不听的调遣呢!”呼韩殇摆架子道。

“谁稀罕调遣你这头笨猪,我是让你过来取下我头顶的发簪,我好打开锁链,带你逃出去。”梦颖蔷白眼道。

“哦!原来如此,如此甚好!”呼韩殇满心欢喜的说道。

“我走了,江湖再见,笨猪!”梦颖蔷挥手作别道。

“别呀!你刚才不是说要带我逃出去的吗?”呼韩殇问道。

“有吗?本公主有说过吗?怕是你听错了吧?你还是在此静心等候你的文宇先生来救你吧!笨猪!”梦颖蔷捏了捏呼韩殇的鼻子讥笑道。

“别走啊!别走啊!”被黑布蒙住的呼韩殇四下摸索叫喊道。

突然,呼韩殇撞上了一个人,他以为是刁蛮公主梦颖蔷,便蹭来蹭去,终于蹭掉了蒙眼的黑布。

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凶猛山贼,便尴尬一笑。

“让你蹭俺滴胸!让你蹭俺滴胸!”山贼二话不说棍棒伺候的呼韩殇,怕是等不及文宇先生来救他了。

山贼在呼韩殇的怀中搜获了流彩紫金杯,便忘却了刁蛮公主梦颖蔷的逃脱,赶忙去交与山大王。

“快说!你还有什么稀罕宝贝?”山大王把玩着流彩紫金杯问道。

“没了,就那一件宝贝。不信的话,大王你可以搜。”呼韩殇回道。

“听我手下说,你刚才蹭他的胸,蹭的好不快活,是真的吗?”山大王怒目问道。

“没有的事,我性取向正常,不好男色。刚才那是误会,误会。”呼韩殇回道。

“臭流氓,俺滴胸毛都被你蹭掉几根,你还说你没蹭?你还说你没蹭?”粗壮山贼上去又给了呼韩殇几棍棒说道。

“明明蹭了胸毛,偏说自己没蹭,你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山大王摔了手中流彩紫金杯,气急败坏道。

“大王,碎了。”一山贼心疼不已道。

“你说你到底蹭没蹭胸毛?”看着地上粉碎的流彩紫金杯,山大王气到吐血,上前扯着呼韩殇的衣服问道。

“没蹭”呼韩殇回道。

“蹭了,还蹭掉几根胸毛来。”粗壮山贼说道。

“一个说蹭了,一个说没蹭,烩强脱下来让大伙瞧瞧,到底是蹭了还是没蹭。”山大王吩咐那位粗壮山贼说道。

“好!脱就脱!”山贼烩强不一会儿便脱光了上身,露出胸毛位置。

“呦呵!没看出来,挺白净啊!这胸毛挺浓密啊!”山大王打量着山贼烩强裸露的上半身说道。

“必须滴!跟着大王混,怎能不注意个人卫生呢!”山贼烩强把胸挺了挺笑道。

“蹭没蹭啊?”山大王手里揉搓着几根,从山贼烩强身上硬拔下来的胸毛,恶狠狠的对呼韩殇问道。

“没蹭”呼韩殇回道。

“大王!削他!大王!削他!”众山贼齐呼道。

“明明蹭了胸毛,却死活不承认蹭了,为什么呢?”山大王掐着呼韩殇的脖子问道。

“蹭就是蹭,没蹭就是没蹭。你是个恶人,比恶是吧?我他妈比你还恶!他胸口今天有一根胸毛,他白死。”呼韩殇挣脱锁链,拿着山大王腰间的匕首怒吼道。

说罢!呼韩殇手握匕首,走向山贼烩强,捅死了他,并剜下了他胸口的所有胸毛。

“你上当了”山大王附在呼韩殇耳边小声说道。

“我是不是没蹭过他的胸毛?我是不是没蹭过他的胸毛?”呼韩殇手握屠刀向四周山贼大声问道。

声嘶力竭后,呼韩殇面朝上躺了下来,发现没有山洞,也没有山贼。

“重要吗?”智者大师问道。

“不重要吗?”呼韩殇反问道。

“真的重要吗?”智者大师问道。

“真的不重要吗?”呼韩殇反问道。

“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智者大师问道。

“真的有那么不重要吗?”呼韩殇反问道。

“你知道我在耍你吗?”智者大师问道。

“不,是我在耍你。”呼韩殇回道。

“何以见得?”智者大师问道。

“我是秘客,智者大师,请别再蹭我的胸毛了!没有几根了。”秘客回道。

“剑帝皇者,恐怖如斯!”智者大师自叹不如道。

脱险后的刁蛮公主梦颖蔷平平安安的回到了殷冉城,她整理行装,准备下一站喃羯城。

呼韩殇则在七日之期前回到了上关,按时交还了完美如初的流彩紫金杯,养父呼延霆则不用被贾员外活活打死。

从贾员外家里死里逃生的呼延霆,带着呼韩殇路边酒肆欢饮一宿。

次日,酒醒过来的呼韩殇,发现养父呼延霆被云顶剑派掳走了,酒桌上的信封写道。

因此,呼韩殇下一站,也是喃羯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亚洲人成网站色www 推荐阅读 More+

金银花露乐可txt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全文免费阅读

将夜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将

穿越为妇之道

凌云小说林云免费阅读

沈教授请指教全文免费阅读

《亚洲人成网站色www》更多相关内容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那一刻的彩虹txt
养兽成妃全文免费阅读
腹黑三无少女日记
摄宠入骨全文免费阅读
和校花同居的日子2
花都保镖txt下载
时繁星封云霆全文免费
扛着boss拼下限
可能我不会爱上你
天使街23号全文阅读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免费阅读全文
十六岁的偷渡新娘
乐可金银花露全文番外
异世为僧最新章节
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小说
辛夷坞 浮世浮城
顶级弃少林云最新章节免费
诱色落英缤纷
鳞岂是池中物
放纵的青春 小说
官道天骄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重生之珠光宝妻
戾王嗜妻如命
重生之佣兵女王
霍水儿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穿越网王之歌舞倾城
富贵逼人小说
凌云小说林云免费
门房秦大斧的故事
我的绝色美房客炒酸奶全文阅读
唐楚楚江辰的小说免费阅读
林云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
闪婚老公太凶猛 小说
恃君宠全文免费阅读
少妇白洁txt
主角杨晓芬小说免费阅读
白洁全集160无删减
白衣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