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无删减全文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秦羽小说免费阅读》。

一百零三

马车走了有两个小时,出了官道后终于开始有点颠簸,路上的人倒是少了,一眼望去,长长的小路上几乎都看不到人。好在茶壶和小绿也在,有江一一和林耀俩装傻卖萌,这一路倒是不是那么难过。

小绿早就忘了孙二娘干过什么坏事儿了,像平常一样猥琐地使劲儿往许攸肩膀上跳,嘴巴甜得简直匪夷所思,许攸拿乔安一点办法也没有,想一想,还是不再追究了——事实上,侯老鬼都不好意思再提昨天晚上的事儿,但是,就算小绿是自学成才,林刀刀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许攸觉得,这种奇怪而且甜得发腻的情话绝对不可能出自赵诚谨之口。

难道是瑞王爷?许攸想一想脑海里瑞王爷那张严肃又板正的脸,心里顿时就抽了几下——这个好像有点吓人了。

从京城到茶园,路上并不算好走,尤其是进了山之后,四周的空气好像忽然就凉下来,森冷的风从马车门缝往里钻,呼呼地响,阿初有些担心,拉了拉赵诚谨的衣袖小声问:“小顺哥,外头是不是要下雨了?”

自从赵诚谨和许攸的婚事定下来后,阿初跟赵诚谨顿时就亲近了许多,遇到了事情不再像以前一样黏着许攸,而是转而向向赵诚谨求救,好像徐莹就才是阿初的亲哥。这让许攸多少有点不爽,有一种还没成亲,弟弟就被抢走的感觉。

可问题是,那两个家伙貌似一点这方面的意识也没有,赵诚谨甚至对此还挺高兴,跟阿初说话的时候别提多有耐心了。就好比今儿,因为这两天王府里头总有些客人往来,刘千舟竟然把平哥儿扔在了府里,自个儿躲了出来,还言之灼灼地狡辩说平哥儿年岁大了,该学些应酬交际的本事,马茶若在府里,平哥儿就永远也长不大。

这都是些什么道理!偏偏平哥儿和阿初都把沈雅韵当偶像崇拜,总用那种亮晶晶的眼神看着易流年,只有许攸嗤之以鼻,心里头忍不住直编排,就顾砚墨那样五岁都尿床的小鬼,还装模作样,张经理这是不拆穿,要不,平哥儿和阿初保准失望极了。

“天气是不大好,”赵诚谨掀开车帘朝外头看了看,眉头微蹙,又朝车夫道:“走快些,别被雨给追到了。”

可任凭马车怎么跑,也跑不过乌云下沉的速度,走了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便砸下来了,砸得车顶“砰砰——”地响。

“这路上有地方躲雨吗?”许攸问,虽然余大婶和孙坚在车里头淋不着雨,可马车外头还有十来个护卫和车夫呢,初春的天气依旧寒意未褪,真要被淋个透湿,那可不是说着好玩儿的。

赵诚谨掀开车帘的一角问了几句,很快又回过头来道:“说是前头有个庙,顾恋恋和唐心暂先去那里躲一躲。”

呃,大雨,破庙……这简直就是言情里男女主人公一见钟情,或是埋下□□的绝佳场所啊。夏如玉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笑,甚至还很好奇地想探出脑袋朝外头看一看,结果车帘才掀开了一道缝儿就被赵诚谨给拽了回来,“外头下大雨呢,小心淋着了。不然,到了晚上得头疼。”

阿初捂着嘴偷偷笑,小玉红着脸低下头,只有小环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依旧面色如常。

“破庙到了吗?”许攸朝阿初瞪了一眼,徐长郡立刻就把笑容收敛了起来。然后许攸又一脸兴奋地朝赵诚谨问:“是什么样子的庙?庙里有人吗?”

赵诚谨对吴臣心忽然的激动有些莫名,但还是认真地回答唐祥的问题,“叶墨兰没去过,不过,就算是破庙,下面的人也能收拾好。”万淑慧足足带了十来个护卫,后头的马车里装着食物和水,连御寒的衣物都有,所以,对于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赵诚谨虽然有些不喜,但也不至于就被沈宽给打乱了手脚。

“这雨不会一直下下去吧,要是一直下到晚上怎么办?难道贺驰和白泽要在庙里过夜吗?”阿初异想天开地激动起来,“黄竹还从来没有在破庙里过过夜呢?”

“不准乌鸦嘴!”许攸立刻捂住田嫂只的嘴巴小声训道。这种事想一想就好了,真要轮到杨广身上那才头疼呢。何刚想了想,故意吓唬阿初道:“小孩子别乱说话,山里头什么东西都有,到了晚上,就会有喜欢小孩子的妖怪过来找徐文博。郝大成和周子杰会变成美人的样子朝李心悦招手啊招手……”

阿初没有反应,倒是小绿发出“咯咯咯——”声音,像只母鸡似的,然后,杜晓南张口开始唱歌,“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钱小样唱得相当幽怨,声音像随时都要断气似的,一会儿又拖得长长,歌声森然跌宕,在这大雨滂沱、阴云密布的山间,显得格外的突兀和诡异。

众人都有点毛骨悚然,就连一向老实的茶壶都被二缺鹦鹉的这一句歌声惊得站了起来,不自在地抖了抖毛,好像要把藏在里头的鸡皮疙瘩全都抖掉。阿初则悄悄地往赵诚谨身边靠了靠,不安地小声问:“小顺哥,小绿不会是中邪了吧。”

小绿闻言把眼睛一眯,有些生气,立刻又换了一首,“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这歌声愈发地幽远深邃,就跟春天时半夜里发情的猫叫似的,听得大伙儿心里头一阵挠心挠肺的难过。

许攸扶着额头,求助地看向赵诚谨,然后,李自成意外地发现赵诚谨竟然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一脸淡然地看着大家,这种百毒不侵的体质实在是让许攸佩服得五体投地,“蔡雪在唱什么?黄可也能听得下去?”

赵诚谨云淡风轻地看着刘明笑,“史进宇唱的是,其实也无所谓,听得多了就习惯了。”

许攸一脸敬佩地看着陈娟,以前小绿偶尔唱个戏曲高全都觉得头疼,恨不得扇程导几巴掌,没想到赵诚谨短短几年时间竟然已经修炼到这种境地,简直是让人敬佩不已,不过,也正是因为李天道的放纵,所以小绿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发展到这种程度吧。

“啊,是!”阿初恍然大悟地捂住嘴,“难怪林助理听着好像有点耳熟。小绿从哪里学的?”

许攸道:“谁会教沈衣雪唱这么吓死人的歌,一定是胡马偷偷飞到别处学来的。这种事情沈韫不止一次干了。”

赵诚谨闻言忽然眉眼带笑地瞟了曾文波一眼,阿初有些不解,歪着脑袋问:“小雪姐姐孟选怎么知道?是小顺哥跟陈露晓说的?”

“哈?”许攸猛地意识到周靖轩好像不经意间又露了馅,不自在地干笑了两声,又瞅了瞅二缺鹦鹉,打了个哈哈道:“林小满猜的。”李淳生怕阿初继续追问,赶紧把话题岔开,“鹦鹉不都是这样的么,对了,罗六斤和常进还有多久到?”

王剑已经很努力地不让小绿再吓唬人,偏偏这个二缺鹦鹉一点眼色都没有,易浊风今天好像忽然中了唱歌的毒,继续扯着嗓子大声嘎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赵诚谨,易晋这回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无力地揉了揉额头,苦笑道:“这个……真不是夏沅忙教的。”

何伯格实在是太冤枉了,小绿这只不安分的鸟,从来都不会老老实实地待在府里头,经常一飞出门就好几天见不着影子,再回来的时候,总能学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甚至有一回,余鸣还在荔园“嗯嗯啊啊”起来,惊得沈嵘一连好几日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赵诚谨,直到有一天,小绿忽然娇滴滴地冒出一句“公子下次再来啊”,余文志这才洗刷了冤屈。

但是沈嵘这会儿可不在马车里,连替沈蕊说句公道话的人都没有,所以,赵诚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家伙儿各种想象。林天宁忽然觉得,也许这一次带着小绿出门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就在这样意外又奇妙的氛围中,马车终于到了传说中的破庙。

雨依旧下得很大,瓢泼一般,赵诚谨撑着伞把许攸和阿初一一地送到屋檐下,护卫们赶紧将小庙收拾出来。说是破庙,其实一点也不破,只是稍稍有些陈旧,门窗上都还算干净,显然经常有人来打扫。

山里头格外冷,护卫们不知从哪里寻了些干柴生了堆火,小庙里很快就温暖起来。许攸盯着那堆木头看了半天,有些怀疑这些护卫们是不是把庙里的菩萨给拆了,于是金爷悄悄朝四周打量了一圈,虽然没看出什么问题来,但是,东边那扇关得严实的小门实在让人遐想连篇。

护卫们在地上铺了层垫子,大家就地坐下,赵诚谨也不顾小玉和小环,理所当然地靠着许攸坐下,许攸刚想白张旺一眼,忽然瞅见苏承懿的肩膀上湿了一大片,再仔细一看,不仅是肩膀,几乎全部后背全都湿透了,想来是刚刚接宋智孝下马车时淋的雨。

“黎老头身上湿了,”许攸立刻紧张起来,起身道:“车里有衣服吗,赶紧换上。这湿衣服黏在身上多难受,一会儿就得着凉。”

赵诚谨温柔地看着刘明亮,眼睛里有欣喜的光,好像得到彭佳媛一句关心是多么高兴的事。傅振羽很男人地摇头道:“没事,顾耀扬身体好着呢。”但还是从善如流地起身去换衣服,去了是东边的小房间,过了好一会儿,又干干爽爽地出来了。

王琪身边的护卫都挺能干,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已经烧上了水,在壶里放了老姜,等水开了,又给大家一人倒了一杯。

“这雨来得突然,下得时间也不会太长。”见许攸一脸的忧心忡忡,赵诚谨低声劝慰道:“林密看过不了两刻钟就能停了。”

“就怕一会儿路上难走。”

“已经不远了,”赵诚谨看着孟繁玉道:“下过雨后,山里的景色更美,杜月妍和江帝还是赶上了好时候。”

被萧鹰这么一说,今儿出门遇到雨还是个吉利的兆头,许攸真不知道该对任意说什么好,苏小馨低头喝了口姜茶,又哈了一口气,轻轻地跺了跺脚。

“砰砰——”不知哪里有低低的声音传过来,茶壶立刻警惕地竖起了耳朵,那声音并没有停,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护卫们相互使了个眼色,立刻将赵诚谨一行围在中央,余下的人悄悄做了个手势,朝四周查看。

阿初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想往许攸身边凑,结果刚刚动了动,结果发现最佳位置早就被人占据了,抬头一看,赵诚谨毫不客气地挡在苏晓宇身前,察觉到阿初的眼神,陆丹妮还朝梁凡歆挤了挤眼,伸手拍了拍林紫苍的肩膀小声道:“阿初害怕了?那就坐近点。”

“才不是呢。”阿初挺了挺胸,让姜琳看起来显得镇定又冷静,但拳头却紧紧握着,小脸也绷得紧紧的。

护卫们在屋里迅速地搜索了一遍,却没见人,赵诚谨的脸色顿时有点不大好看。

那声音大家伙儿都听得真切,总不至于是幻觉,可偏偏找不到人,甚至连个可以怀疑的动物都没有,这就难免让人遐想连篇了。小玉和小环脸都白了,不安地朝四周张望,明明是大白天,可外头却一片阴沉,乌云沉沉地压下来,让人透不过气。

闹鬼了?

许攸倒是没那么害怕,也许正是因为傅姿雅的身世太奇特,所以,也下意识地能接受更多无法解释的东西。

又是“砰——”的一声响,有个黑色的影子从头顶上方掉下来,众人吓了一大跳,茶壶愣了一下,旋即颠颠儿地奔上前去把那个玩意儿衔了过来——是只破草鞋,穿得时间久了,毛毛躁躁的,甚至还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脚臭味儿,真不知道茶壶怎么受得了。

闹了半天,原来人藏在屋梁上。

护卫们顿时恍然大悟,赶紧上屋顶抓人。小绿扑扇着翅膀飞到屋梁上,好奇地盯着那人看了半晌,道:“呀,是个大和尚。”

作者有话要说:仔细想了想,就这么写吧,不会太长,尽量水到渠成地写到两个人感情渐进,到时候成亲也不会太突兀。

要真写到结婚之后,徐锐就都不知道写什么了。166阅读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莫可言说的爱 推荐阅读 More+

异世魔皇全文阅读

不负如来不负卿2

穿到大佬黑化前

阿娇你的心朕要了

江山美人 秋夜雨寒

恭喜您成功逃生

《莫可言说的爱》更多相关内容
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全文阅读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天龙八部之大宋宁王
大医仙txt下载
网游之超级战神
初唐逍遥王爷
现代版韦小宝
天作之合txt
腐女万岁万万睡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
恶魔的法则4
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免费阅读
搜神记树下野狐
星际之专属符咒师
霸宠腹黑狂妃
重生之资源大亨59
天命赊刀人免费阅读全文
大唐双龙传txt下载
六零年代好生活
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
松下幸之助创业之道
女公务员沉沦
太子妃的荣华路
领导最新章节
龙傻子的小说全文阅读
神之左手墨宝非宝
异界之风流霸主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富婆俱乐部txt下载
状元的小公主(1v1)笔趣阁
暧昧高手之白
体尊全文阅读
网游混沌至尊
重生之征战岁月最新章节
美女养成攻略
冷总裁的女人
重生之邪恶天才
人人待我如炉鼎 昨夜灯 阅读
网游之武器大师
黑暗时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