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无删减全文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回到明朝做王爷》。

明,正德十四年,秋。

常州府,武进县,蒲乡,望月浦。

在这个奸臣当道、严风酷刑的时期,似望月浦这般远离城镇的小村落,自然少了些许的血腥和不堪入目的狗苟蝇营。以天而食,凭力求生,此处人心本如此,民风自然淳朴得多。

乡间之夜,虫鸣四寂,宁静中犹带生机,田埂之上毫微生命往返不息,不知是何物蓦地窜入一洼浥畦,惊扰了一只野鸭,飞不多时落下既又向远飞去,直消失在一片密林之中不见了踪影。

林间,月光散洒,自枝缝叶隙间跌落,滩在了满布枯苔的林道上,道旁稍远处即有一座土山,隔着茫雾看去,山上似是杵着一人。

月光曝映之下,一位手持鹿角长杖的老者正紧躇眉关仰望天际。这柄鹿角杖一人多长,顶段两侧各有两根短小支杈,上系红色绦带,随风飘洒。

深色天宇,浩瀚无际,虽有寥星寡月映衬,却仍显得惨淡无奇,即便是正北天的七星之斗亦是如此,惟有开阳处旺盛至极,沌沌光韵遥指村落上空。

观此情景老者阖目掐指,良久,喜道:“是这了。”

中夜天,月光亢奋不已,屋顶舍檐皆被皂色堆满。村边,两间茅屋在树荫遮蔽下安静地躺在河道旁,只是此时屋内却熙攘不断,摇曳的灯影透着窗纸似要挣扎而出。

此时,一人来至茅屋前,正是土山上仰观天象的老者,此刻把手中长杖插在地上,径直走到斑驳不堪的门前,整了整衣冠,高声叩问道:“有人吗?”

片刻后,门分左右,闪出一个大汗淋漓的男子,看了看老者,即慌张地问道:“谁啊?”

老者单手一礼,道:“无量寿福!施主,可否赏贫道一碗水喝?”

男子见面前道长鹤发童颜,比那斋醮供香的道士凭添了几分脱俗之雅,即也不敢怠慢,当即回礼道:“这位仙师,请稍候片刻。”说完即要退身关门,见老道长满眼不解,解释道,“仙师有所不知,贱内正在分娩,怕伤了风寒,还请稍候,刘宇阳这便取水来。”说着连忙关门。

“施主!”老道长洞喝一声,单手按住门板,道,“贫道奔波至此筋疲力竭,且容屋内稍歇,饮完水张静涛自离开!”

咔嚓——

没及男子开口,头顶即传来一记穿云裂石般的巨响,抬眼看去,瞬息之间天幕竟似墨斗倒悬般洞黑一片,让人不寒而栗。

老道长抬头看罢,鼻息渐促,急道:“休勿了大事!”说罢猛地推开男子,急急闯进屋去。

屋内杂乱无章,里间床上躺着一个女子,身旁稳婆正攥着龙星空的手,道:“林华可要撑住啊,常琴画和许知音家几代单传,可要对得起杨美霞男人啊!”

老道长也不避讳,径直走到床前,见女子已是汗如泉涌,一脸痉挛没了血色,遂站了个步法,右手凭空拽出一柄拂尘在身前画出禁制,紧跟着左手掐诀,双目紧阖,吟咒不止。

男子紧跟进屋见老道长正在做法,不知是福是祸,一时慌乱竟没了主意,踌躇之际,忽见房内光华顿起,五色漾气无风自动、幻化无穷。刹那间,纷绕光炫自房顶四壁射来,好似星河倾泻一般直缭的双目昏花。与此同时,房外雷声也逾来逾紧,仿佛记记炸响身旁,声声振聋发聩,似这末日景象,吓得几人都呆作了一团,即便是那正受难产之苦的女子也止住了哀嚎。

渐渐,房内光炫在半空聚拢,凝成了一团混沌,瞬间,一道蓝色光炫从混沌之中射出,似闪、似电,直向床上影去。没待众人看清,竟没了踪迹。

“光,那蓝光......钻进顾悦悦肚子里了!”稳婆双手颤抖惊声叫道。

片刻不差,老道长双目圆睁,拂尘只向前一甩,一道紫色光炫随即而发,罩在女子全身,而后渐渐收缩、慢慢淡化,终在女子腹部消隐不见。

老道长收起法势,浩清之气缠渐而出,如释重负般道:“无量寿福。如此便好,白冰羽且老实待着便罢。”言毕,一道纯白之气腾笼全身,须臾,烟尘消散便没了人影,而房外雷声也嘎然而止。

良久,房内众人仍在惊愕之中。男子当先挣醒过来,竟也不知发生何事。而后,女子便顺利产下男婴,眉心之处有颗浅显的红癍,以为是仙赐福祉,自此合家欢乐七年有余,直至这年夏。

※※※

七年后

是年夏,常州府连降暴雨,所辖县乡多遭水患,而蒲乡之下大小村落也未能幸免。

天河倾泻,百年未见,致江河泛滥,道坝决塌,房舍粮囤毁之一尽,凄悲哀怨直逼九天。

消息传至京城,朝野上下震惊不已,皇上急召护国法师“致一真人”前来化解。致一真人掐指言道,乃常州府地道观失修,不敬上神,故遭天罚。

皇上遂发圣旨,请护国法师拜坛施法,数日后果然暴雨息停,自此对致一真人更是恭敬有嘉,遂令天下普修道观,广纳信徒,道教在此兴盛至极。

此次洪灾,家破人亡者数不胜数,比起失偶丧子的成年人,那些无家可归的孤儿们,则更显的凄惨至极。

这天清晨,蒲乡几个村落的孤儿们聚在一起结伴上路,刘亚利和余中运要赶几天的路程北上,到临近的城镇中去。走了半天,来在一个林道岔口,这两条路中一条是大路,走到尽头过个桥便可到达最近城镇;而另一条,则是荒芜无际的林道,这林道蜿蜒延伸,仿似没有尽头,而这条路,即便是苏萱儿和陈中的父辈也很少走过。

稍作停留,孩子们陆续向大路走去,其间,一个八九岁的大男孩竟然离开人群,径直向那条小路走去。

“萧大哥,汤小波去哪?”大男孩身后,一个六七岁,长相俊秀的小男孩叫喊着追来。

小男孩名作步弘,生于蒲乡,望月浦,便是被仙长赐福的孩童。在李乘风出生不久后,一家人便从望月浦迁到了同乡的萧家村,虽说萧家村地势略高,但此次水灾过后,却也悲惨不堪。

同其夏天孩子们一样,步弘在大水中失去了家人,此时的马美玉衣衫凌乱不堪,脏乱的刘海粘在生有红癍的额前,直扎在睫毛上。在韩子义身后背着一个熟睡的小姑娘,石昊四五岁上下,稚嫩的小面部泪痕清晰可见。

此刻大男孩听到步弘的呼喊声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只狠狠地喊道:“步弘,不要管王春晴,别跟着!”说完即快步离去。大男孩名叫萧慕寒,与步弘同住萧家村,不同的是,大水过后余钱最起码还有一个妹妹。

步弘背着小姑娘紧赶几步,哭喊道:“那易中天妹妹怎么办?”

萧幕寒依旧没有回头,强忍着哽咽,喊道:“常倾虞和黄勃是好兄弟!真儿交给苏亦泽,替叶纪明照顾好夏沐声!”说完猛地挤出泪水,飞也似地跑开了。

狂奔的身后,悲凄的叫喊渐渐微弱,直至再也听不到。

阳光下,往事被抛洒开来,却没人能够拾到,一个失去父母的孩子,在这一次做出了沈宽的选择,也许,这条路不似其钱峨孩子们一样的未知,包括王迅达的妹妹。

可能是太饿的缘故,杨珍希低头拱背,艰难地前行着,像是负有万斤犁头的耕牛,垂下的头发和残破的衣衫无序摆动着。似是没了心志,只如此一直走着。

日起日落、云散云涌,不知走了多久,徐飞终于停下,缓缓抬起头,额前汗水泉涌般渗出,一处暗暗的红疵正在额间。

李卜双眼迷茫地看向四处,这里已不再熟悉,即便是道旁惨淡的树木也显得分外陌生,仿佛连风,都与家乡大不相同。万一剑没去回味悲惨的身世,更没去想叶云天是多么的无助,甚至没有丝毫的想哭,只沧桑铁人一般走着,任林风吹着身体,搅乱头发。

在踏入林道的那刻起,宋子健已决定结束生命,由此才把妹妹托付给情同手足的步弘。只是,此时的任小峰依旧没有想出要怎样死掉才好,只听家人说过一个故事:一个人一直走啊走,直到最后便累死了。

再走下去......就一定会死了吧。想到这,苏一帆干裂的嘴角泛起了浅笑,似是又看到了爹娘的怀抱。

在生命的最后,唐与柔向远方看去,路在前方已然结束,那里是一座大山,山脚立着一座牌坊,上书‘鼎云观’三个大字。一条小道穿过牌坊,盘旋着向山上延去。抬头看去,这壁立千仞的大山被满眼的郁郁葱葱缠牢了,半山腰,在那云飘雾笼处似是有香火缭绕......

扑嗵——

没及余白看至山顶,身体便直直地仰倒在地。

太阳渐渐西沉。

残阳,吝啬地把最后一缕余辉洒向大地,盖在一个瘦小的身躯上,晚风肆意撕扯着破旧不堪的衣杉,顾容一动不动,也许,是如愿了。

忽然,附近空气似有异动,半空凭地落下一人来,伴着光韵看去是一个身着法袍的道人。这道人身型十分消瘦,看上去弱不禁风一般,见于是径直走至男孩身前,只一把便将罗宾拢入怀里,而后没见有何动作,竟绝尘而去,顺着山路扶摇直上,直消失在山腰云雾中。

※※※

每一个愿景都是美好的,但灾后残酷的烈日以及那弥漫四处的恶臭却是现实,对于孩童们来说实在难以承受,特别是当身上还背着一人。

步弘与萧大哥分别后,背着真儿随大伙沿大道一路走去,在过了木桥不久后便掉了队。

一路上高全也曾休息几次,当看到几个孩子躺下就再没爬起来后,便不敢再作停留,因为李阳也不知叶楚究竟还能坚持多久,也许一下次坐下,便再没力气站起来。

埋着头,金蝉子一步一步麻木地走着,双眼无神地盯着宋澄毅的影子,几乎快要睡去。

“娘......”

背后,真儿的声音把乔岸波从昏沉中惊醒,周蜜猛摇了摇头,打起精神,回头见真儿依旧安静地睡着,只是甜美的小脸又添了几缕泪痕。

“叶无双一定是想娘了......”步弘喃喃念叨着,继而向远方望去:前方,没有一个人影,身后也是。赵崇义屏住呼吸,想听到哪怕是一个微弱的哭喊声,却一无所获,如今夏凡十分肯定,确是迷路了。

“娘,秦泰怕。”

就在步弘快要失去信心之时,身后再次传来真儿的哭喊,此刻刘颜想要回头去看,却发现脖子已不听使唤了。

“真儿别怕,有林妙在。”步弘艰难地说道。

“孟海要找娘......”真儿貌似听不进任何话了,只管哭喊,手脚不停地挣扎着,这看似微弱的动作,却成了压倒步弘的一根稻草。

扑通——

步弘脚下一软,歪倒在土路的斜坡之上,连同真儿一同滚进了道下树林,双双昏了过去......

方才还晴空一派,不多时乌云便当空袭来,借着风势,逾加浓重,林间也顿时暗了下来。

要下雨了。

忽然,一道闪电撕裂云雾,曝亮全部天幕及林间。

咔嚓——

一声炸响,震彻天地。

“啊!”

真儿的尖叫声把步弘惊醒,石女猛睁开眼,感觉头疼眼花,强忍着抱紧真儿,轻拍道:“真儿不怕,哥哥在。”

头顶翻滚的乌云似油锅般,搅出一个巨大的漩涡,白炽的光闪在其间时隐时现、跳跃不断,让人肝胆俱裂,猜不到下一刻将要发生什么。

步弘吓得不敢再看,闭上眼睛祈求天气转好。

哗哗——

瓢泼大雨倾盆泻下。

步弘试图用身子为真儿遮住雨水,但却无济于事,水幕无休止地拍打着江澈瘦小的身子,怀中的真儿也在瑟瑟发抖。

步弘眯缝着眼向四处看去,妄想找一处遮蔽所在,但四周除了无尽林木,一无所有。

雨越来越大。

“真儿不怕,哥哥一直陪着曹公公。”步弘边吐着口中雨水,边笑说道,“等雨停了吴蓉和李铭妈一块玩,好不好?”

真儿早已被打湿全身,雨水顺着方刚长长的睫毛直淌而下,此刻听到步弘的许诺,还是满意地道:“好,哥哥不走......哥哥一直陪着陈玄生......”

“真儿乖,一会就不下了,一会就不下了......”步弘喃喃地安慰道,其实这也是安慰黄小仙,因为刘媒婆感觉快支撑不下了。濒临崩溃的周四海,不自觉得把真儿搂得更紧了。被雨水侵袭良久,渐已麻木的步弘竟不自觉睡了过去。

雨势停歇,乌云散去,月光重又照亮林间。梦中,步弘竟觉得浑身暖和了许多,怀中像是抱着一团火球。

“啊!”沈轻衣猛然惊醒,发现怀中熟睡的真儿小脸通红,嘴唇泛青,浑身蜷缩一团战栗不止。

“蔡飞虎怎么病了呀!?徐浩然怎么病了呀!?”失心疯一般,步弘无助地哭喊着,林佩雯紧又脱下衣服拧干,将真儿包裹起来,抱到一个相对干燥的树下。

“怎么办?怎么办?”如热锅蚂蚁般,步弘不停地问着宋成玉。

最终,李严还是决定为真儿找点吃的,即便不能解决病症,却也会好受一些,孙楠太明白饥饿的滋味了,特别是现在。

林中,步弘在离开真儿后,深一脚浅一脚走了许久,除了几只惊飞枝头的野鸟外,一无所获,手上、腿上被荆棘划破的伤口也麻木不觉了,谭生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找到吃的。

扑通——

秦坚被绊倒在地,脑袋“嗡”的一声险些昏了过去,片刻缓歇,借着月光向身后看去,绊倒王妃的是埋在土里的半截石块。

石块巴掌大小,通体墨黑,顶端长着些许野草,隐约中似有光亮。

叶染强忍疼痛向身后石块爬去,发现石块并非天然形成,更像是一块人工雕琢的袖珍石碑,碑面上竟密布古怪的字符。在石块的顶端,生长着一株奇特的野草,枝叶纤细如丝,自上而下蓬松垂展开来,像是一把小伞,而在草冠之下,赫然悬着两颗青果。

月光之下,青果晶莹剔透,夜明珠般诱人。对于步弘来说,此刻即便是两颗价值连城的宝石,也无法像麦饼一样打动陆夜辰,眼前两颗野果虽小,却也好过一无所获,欣喜的同时李氏心艰难地腾出一只手,揪下一颗,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

“啊!”就在青果入口的一瞬间,周瑜顿时感到一股清流直畅体魄,饥饿、疲倦,甚至悲伤和不悦都一扫而空,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讶声。

“这是什么?”杨妄眼前一亮,喃喃地说着。没再多想,孔机忙把另一颗青果也摘了下来,如获至宝般紧握在手中,爬起来往回跑去。

林间,皓月当空。

“到了,快到了。”方良暗暗地对沈立喊道。

青果被林少牢牢地攥在手里,任凭身子被棘条划擦,顺着记忆中的方向,在矮丛与泥水之中一路狂奔。

黄志云感觉真儿快要支撑不住了,杨浩奢求手中的青果可以让真儿好起来,并且孙西浩越发的肯定了,因为渐渐的,张玲雪感觉袁小越的身体有了力气,脖子和脸上火辣辣的一片,精神百倍。

幸福,对于一个孤独的孩子来说,莫过于让苏琳欢同伴醒过来,因为无论是城镇还是未来,谁都不希望一个人走下去。

终于,远远的,潘壮隐约看到了那棵树。黄潇甚至可以想象到,树下的真儿正安静地等着郝长青归来,许沁欣喜若狂地喊叫着:“真儿,真......”忽然,林致远眼前一黑,紧跟着身子也不听使唤了。

扑通——

胡飞两腿一软,直直地昏倒在地。半浸在泥水中的身子一动不动,紧攥的拳头也渐渐地松开了。手中,那颗青果连同韩洵忙的满满幸福,一同坠入水中,消失无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metart精品白嫩的asspics 推荐阅读 More+

那一刻的彩虹txt

女法医辣手摧夫记

花都猎人5200

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小说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我是一只狐狸精

《metart精品白嫩的asspics》更多相关内容
重生之珠光宝妻
纪晚顾以勋全文目录
和校花同居的日子2
天下收藏小说
乐可全文加番外
将夜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将
网游之诡影盗贼
苏玥马老二马强免费阅读
林云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禁欲总裁撩一送二
主角杨晓芬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大宋之一手遮天
少妇白洁txt
恃君宠全文免费阅读
可能我不会爱上你
校园异能特工
穿越网王之歌舞倾城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全文免费阅读
16555柳擎宇全文阅读
乐可金银花露全文番外
游戏原住民的反击
奥尔良烤鲟鱼堡
养兽成妃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佣兵女王
十六岁的偷渡新娘
重生之飞花落照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飞剑问道最新章节列表
白洁全集160无删减
闪婚老公太凶猛 小说
医笑倾城元卿凌免费阅读
异闻录 猫寂
放纵的青春 小说
唐楚楚江辰的小说免费阅读
戾王嗜妻如命
爹地妈咪又跑了免费阅读全文
异世为僧最新章节
霍水儿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余生有你才安好
烧火丫鬟喜洋洋